首页· 爱在三月天· 第一章· 偶遇初恋

爱在三月天

第一章 偶遇初恋

1周末的晚上,阴沉的天空遽然飘起来雪花,雪花不大,星星碎碎斜飘在,香格里拉茶楼的蓝色玻璃窗上,向外望去,像是给早已朦胧的街景增添了几分神秘。王妮和闺蜜张小麦从茶楼出来,刚下到楼梯的拐角处,在朦胧的灯光中,看见了有个人朝这个方向走来,高大的身材,隐约透出一种男人的帅气,两人的视线瞬间被这个男人的身影吸引了,这个男人迈着稳健的脚步走了过来,猛地,王妮僵住了,跳跃的心倏地冲出了喉咙口。身体像被钉子钉牢了一样,动弹不得。她惊喜交集,心里默念到,是他,就是他……在茶楼暖洋洋的橘色灯光下,王妮使劲地睁大了眼睛,望着那个陌生却有些熟悉的身影,傻傻地站在原地,这个越来越近的男人像一把闪亮的刃剑刺穿了她积蓄多年的相思,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的距离,近到可以听得见他的呼吸。直到小麦用手捶了她一下,她才从惊愕中缓过神来,这个男人微笑着站在她的面前,高大的身材、英俊的面孔,一件黑色羊绒风衣,搭配着一条蓝黑色的休闲牛仔裤,围一条羊毛围巾。一头成熟而彰显气质的黑发,加上穿搭颇有一番潇洒成熟的味道。四目相对,他目光暖暖的清亮,他清澈的大眼睛望着王妮,像一汪深邃的荷塘。大大的眼睛没有藏住那思念的痕迹。王妮的脸红到了耳尖,有葡萄酒一样紫红,片刻,男人激动地握起了王妮一双热辣辣的小手,眼中绽放出了别样的光彩,狂喜地问道:“妮儿,真的是你啊,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你还好吧?”他把伸出的胳膊又放了下来,本是想拥抱她的。那个男人的激动和兴奋而又紧张的心情,全然暴露在脸上。他摸着王妮冰凉的指尖:“我记得你以前是一个很怕冷的人,总喜欢把手放到我的手掌中取暖,要多穿衣服,不要着凉了。”边说边帮她体贴地紧了紧围脖,微小的举止像一位慈祥的父亲为自己的女儿整理行装。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温暖如初。王妮扭头看身后,这才发现,站在一旁的小麦不知什么时候走掉了。他高大的身躯在王妮雾湿的视线里晃动,王妮的思维在不停的走神,具有磁性的男声荡漾在空气里,一直心神不宁的她在心底默喊着他的名字,杜伟、杜伟、真的是杜伟。惊愕喜悦的泪水差一点奔泻而下……“我这次回来是来考察市场的,想在这座我喜欢的城市开个全国连锁化妆品品牌店,我要让天下的女人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因为我真的喜欢这座城市。”他边说边从手提袋里拿出了一张印刷精美的名片,小心翼翼地放在王妮的手掌中:“这是我的名片,这里有我的公司地址和私人电话。我等你空闲时联系我。”一切眷恋浮现在他幽深的眼眸。就在转身的一瞬,王妮看见了杜伟眼角湿湿的,他的泪水在一点一点的濡湿王妮的心坎。长久以来的那份期盼,在这个女人的心中又一次升起了波浪。2脚步深深浅浅的,把冰雪踩得嘎吱嘎吱响。市郊外的原野和高山一片雪茫茫。北风呼啸,房屋,树木都是银装素裹,都在雪中静静地竖立着。王妮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回到家中,屋里漆黑一团,在黑暗中,慢慢触摸着横排竖排的冷冰冰的家具。老公到深圳出差了,他在一家合资企业当厂长,也许是业务太忙了,常年的在外出差。女儿也因为自己没时间照顾,而长住在奶奶家。进屋后,她没有打开吊灯,也没有打开电视,云里雾里就把自己摔在客厅中的沙发里。没有男人的家太孤单了,想到这里,王妮再也控制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大颗大颗地滚落在沙发中。回忆的花瓣掠过心湖,泛起片片涟漪。八年前的一幕幕又呈现在眼前,就像电影里的蒙太奇一闪而过。难道这爱情的痛又卷土重来。美好的记忆像落叶般随风飘散,她好不容易才从思念的煎熬中走出来。可是今天杜伟的出现,仿佛自己又穿越到了多年以前的那个时刻,心酸,痛楚,憔悴。瞬间就像无数只虫子在撕咬着她的五脏六腑。为什么刚等她的心海平静了,安定了,而他又不声不响地又钻了出来,像从天而降的神,又搅乱了自己的心?3一觉醒来已是早晨七点,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睁眼才发现自己在沙发上迷糊的躺了一晚。离上班只有1个小时了,还要挤公交车。她喜欢搭公车,不仅是乘公车低碳环保,更多的是她喜欢这种感觉。还可以利用这少许时间遐想。倏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手忙脚乱地走到洗漱间,看到方镜中的自己,不禁傻呆了,一对熊猫眼,那倦怠的眸子周围全是褐黄色。皮肤像从棺材里拖出来似的,从头看到脚,一幅霜打的蔫茄子。偶尔一股寒气从窗户外向她周身涌来,她冻得直打颤,直到暖暖的热水温暖了她的脸,才微微感觉身体热起来。王妮感觉自己像着魔似的,杜伟的身影又在她的脑海是荡来荡去,还有那味道,那笑容,那眼神,那声音。洗漱完毕,由于昨晚因为茶楼唐突的遇见心慌神乱,没有完美的睡眠,虽然自己精心的化了一点淡妆,但还是没法掩饰满脸的悴容,所以,王妮今天特意穿了一件谷黄色羽绒袄,套着一条蕾丝花边的黑色羊毛泥短裙,脚下一双黑色麂皮靴子,想用这身装扮来掩盖自己的憔悴,把自己穿得暖暖的,轻飘地走在洁白的雪地上。不远处的公园里,有好多小孩在堆雪人,路上赶车上班的身影,匆匆忙忙,穿穿梭梭,给城市增添了许多缤纷的色彩,给寒冷的初春增添了温度。随处可见,街道旁的树枝上悬满了透明的冰球。长方形的,圆形的,晶莹的垂挂着。冰枝连着冰枝,千姿百态。4尚美佳服装公司四楼的财务科早就开门了,保洁员正在打扫窗台上厚厚的积雪。帮王妮把电脑旁的一盆仙人球,移到了一个阳光充足的地方。王妮走进办公室,像爱护宝贝似的捧起这盆旺盛的植物看了很久。这还是杜伟最后一次跟她见面时,送给她的。他说把这盆仙人球放到电脑旁,可以防辐射,而且脸上也不会长色斑。王妮当时心里暖暖的,哽咽着说:“你走吧,我会好好的等你回来,你也要好好的,伟哥哥。”那天,她目送心中的伟哥哥走了,看着他背着行囊的身影,她哭得力竭声嘶。正呆立在枣红色的办公桌前走神,老总敲着办公室门,大声叫着她:“王科长,签订合同的资料都带好了吗?”粗大的嗓音吓了她一跳,她连忙点头应着。上午9点要去邻省签一份时装批发合同。他又回过头来,表情怪怪的问到:“昨晚有个帅哥找到你了吗?他说是你的学长。看样子他可能费了一番周折的,脸部全被寒风吹红了。”王妮半天没有作声,她的心无节奏的跳动着。她梳理了一下零乱的飘惚的思绪,跟着老总还有出纳一同坐上了去宁波的火车。刚把座位找好,小麦给她电话了,话筒里传出她特有的、嗲嗲绵软的声音:“科长大人,听刘经理说,你去宁波了,什么时候回来呀?”电话那端的小麦调侃着:“等你回来,我想听听你和那个帅哥传奇的故事呢,嘿,嘿嘿。”小麦是总公司下属的,一个腾飞店的店长。在单位是我最好的姐妹,她是一个妩媚的女子,像一朵绽放的花朵,雅洁清丽,芳龄27了,由于眼光太高,还总是在婚姻的围城外候着。在火车上,王妮无心和同事聊天,她倚在窗口,扭着头,呆呆的看着窗外,窗外的树林,稻田和建筑在眼前迅速地滑过,还没等看清,就一闪而过,如同怀旧电影里的蒙太奇。眼前这一切,正如同她和杜伟的爱情,纯粹到只剩下一阵风。想到这些不禁长叹一声,她哭了,静静的,看着天空飘着的那几朵云。第二天上午顺利的和宁波一家服装商业城签好了合同。返城的前一刻,她和出纳赵芝在宁波的潮流百货街逛了一圈,给女儿买了一根观音玉项链,给老公挑选了一条黑色嵌白格子的羊毛围巾。拿到围巾端详了一会儿,原来杜伟也是围了一条一模一样的围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