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十八章· 。终章。【露西】

红。黄。蓝

第十八章 。终章。【露西】

生活总是要继续下去。露西站在海边,一年前她跟母亲一起来到这个海边小镇,她们将哈特菲利亚的家产进行抵押,然后在海边买下一栋小别墅。每日看着海水击打石礁,有时会给海滩带来不少深青色的海带,可以闻到阵阵海腥味儿。每天黄昏时候,她总会在海边站上一阵子,看着远方,遥远的远方。回到家后,天色已经暗下来,她会先去看看母亲蕾拉,问她想吃些什么,然后走到厨房去做饭。茶米油盐的生活,让她的双手不再那么白皙细滑,但是让她的神情越发成熟起来。今夜,她打算为母亲炖一盅鱼汤,春天天气潮湿,母亲的骨头关节时好时坏,她正在想法子为她补补。除了生活,她没有更多的想法,也做不得更多想法。晚饭后,她与母亲早早便上床睡觉,蕾拉经常在半夜中痛醒,春天总是她最难捱过的季节。露西索性摆张躺椅睡在她的旁边,以便随时照应。第二天露西早早起来,为母亲做好早餐,便匆匆走出家门。她要去赶最早一班的公交车离开海滨,去到城镇上班的地方。露西不再学习跳舞,但年轻的她成为当地一位出色的芭蕾舞蹈老师。“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克丽丝把背挺直一点!三、二、三四……”仍然是在一间空旷的练功房中,仍然散发着姑娘们辛勤的汗水味道。露西看着她们,总能想起曾经的自己,一样的努力,一样的热爱舞蹈。这份工作,虽然平凡得可以,但是成了露西现在唯一的精神支柱。想得出神之际,身后突然穿来一阵嘈杂,露西立马转身走去看,才发现是有个小姑娘不慎扭伤自己的脚踝。其他的姑娘们,纷纷走过来看她情况如何,这样的事情尽管时常发生,但总是每次都能引起所有人的注意。露西扶起扭伤的小女孩,对其他人嘱咐道:“老师去去就来,大家跟着助教做剩下的动作!”疼痛让小女孩的眼角渗出泪水,露西认得这个孩子,她才来学芭蕾不到三个月,资质算不得很好,但是相当努力,身线很漂亮。为了不让她二次受伤,露西将她抱起来,不停地安慰着她:“乖,不哭哦,老师这就给你做推拿,马上就好。”羞涩的小女孩点点头,蹭蹭露西的衣服将泪水擦干,像一只可爱粘人的小猫。露西看着她,忍不住宠溺地笑出来。“老师,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跳得跟你一样好呢?”“需要花点时间,不过会有那么一天的,你一定会比老师跳得好看许多倍。”“骗人,我昨天跳给小哈瑞看,他说我跳得可丑了。”“哪个小哈瑞这么没眼观呀?”“我的男朋友!”“不错嘛,你这么小就有男朋友啦。”“嘿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的。”小女孩在提起她的男朋友时,那样的眼神她见过。露西抬头注视着那个眼神,心中似乎翻起一层波浪,让她不得平静。她摇摇头,继续眼下的推拿,但是无论她怎么做,也不能将这份心情平复下来。那样的眼神,曾经出自另一个小女孩,她留着金黄色的直发,总爱穿小洋装,跳起舞来像个喜欢到处乱飞的小蝴蝶。在摔倒的时候,她也总是将泪水强忍下来,在治疗时不哭不闹。她坚强地笑着,对每个人都是这样,只给他们留下自己最好的笑容。跟她一起长大的男孩子,他们经常奔跑在各个小山坡上,她为他跳舞,他为她爬到树上摘果子下来吃。只有在他面前,她会大哭然后又大笑,她会抱怨会生气会使小性子。再跟别人提到他时,她便会露出那样的眼神,那种欢喜又甜蜜的眼神。就像在初春盛开的花朵,不见得有多光彩照人,但是清新脱俗。那个小女孩,是曾经的她自己……--这天晚上用完晚餐后,她跟母亲交代一番,决定再到海边去走走。晚上,其实海边很热闹,有人搭起一个简单的舞台在上面奏乐起舞,台下的人们跟着一起扭动自己的身体,时而还会跟着唱两句。唱的多是一些轻松愉快的流行乐,露西停下来,打算听上两句,但始终觉得太吵,还是转身离去。吵闹的音乐声离自己愈来愈远,露西来到离海更近的海滩上,选一块平整些的大石头坐下。春天的夜空不如其他季节空透,但是还好有大海与之相称,总归还是一副广阔无边的壮丽景色。露西把腿曲起来,将下巴靠在膝盖上。这一年里,她很少再做这样的动作,她也不曾给自己这样的机会。只怕自己还会去想那些挥之不去的过往,既然不能忘怀,至少让自己深埋心底。露西是这样想的。然而,那些感情,不但没有因为时间的洗礼而被淡化,反而演变成一坛随着时间越酿越醇的老酒,不揭则已,一旦揭下来,便有一股浓郁的酒香涌上心怀。露西因为这股“酒香”,变得心烦意乱,大脑不受控制地播放着曾跟他在一起时的影像。她低下头去,却掩饰不住那些疯长出的念头——好想再见到他,想到发疯。--不知坐了多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可能都不止,因为先前的舞台都已被拆去。露西擦擦脸上的泪水,站起来,打算回家去。不管怎么样,生活总要继续下去——她一遍又一遍地这么对自己说。这时,远远地看着有个人影向自己走来,露西自然不太确定那个人是不是走向自己,并没做过多关注。直到那个人,大声地对自己喊道:“露西!露西——”这个声音,她太熟悉,却让她完全不敢相信,她甚至怀疑自己还在做梦。但是这番场景她似乎在哪里见过——那人还在喊着她的名字。他离自己越来越近,终于看清他的面容,他樱红色的头发,笑起来咧开的嘴唇,双眼眯成两条弯弯地粗线。他的笑容依旧像极了那温暖的阳光,他奔向她,把她揽入怀中。这场景,她怎会没有见过,在她无数次的梦境中。“纳兹——真的是你?”“是我,露西。我又找到你了。”露西在他怀中笑出来,她是忘了,这个家伙还有着“找露西专业户”之称。“不管你躲到哪里,需要耗费多少时间,我都会将你找到。”他们的重逢并不浪漫,没有灿烂星光当背景,更没有处在万花丛中,也没有多少感人肺腑的话语。有的只是顺理成章地被他找到,在轻柔的海风中,重新跟他相拥在一起。--再次醒来时,有一张脸睡在自己的左边,他的睡相总是像个孩子,只是现在他会把右手枕在她的头下,他对她爱护至极。露西轻轻地坐起来,看着有成为“漏网之鱼”的阳光穿过窗帘,照入房间。又是一个明亮的好日子,露西笑笑,她的生活还在继续。这时,睡梦中的纳兹转一个身,露西为他把被子盖好,偷偷地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随即下床准备洗漱。正在浴室中吹着头发,背后突然感觉到一阵温暖,她的男人把头靠过来,他还有些睡意朦胧。他说:“早安,老婆。”“早安,纳兹你这个大懒虫。”--将生活一直延续下去,和你一起。我最后的神神叨叨写完人生中的第一个长篇小说,我很激动,非常激动。以至于在下午完成之后,心潮滂湃,实在无法再动手打下任何一行字。故将这篇后序推到晚上才写,刚刚打开电脑时,正好赶上零点零分,忽然觉得着实有些纪念意义。今晚发生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母亲说她刚刚清洗完浴缸,问我需不需要泡一次澡,也算是放松一下这连日来因码字而高度工作的大脑。我当然回答她说可以,先前我从来没有泡过澡,在搬新家以后,这是第一次。进入浴缸后,我像个因为遇到新鲜事物而欢喜不已的孩子,在水中玩得不亦乐乎。洗了大约有二十分钟之久,出浴后,略微觉得有些头晕。我本没想太多,以为穿好衣服出去走走通通风就不会有事。谁知头脑越来越晕,眼前阵阵发黑,排气扇的声音时大时小。开始害怕的我,打开门大呼母亲,但又觉得那声音好似不是自己的。接下来,仿佛记忆被莫名其妙地抽走,我不记得母亲何时过来,不记得自己怎么被她扶到马桶上坐着被她掐人中,醒来时,母亲正在扶着我向卧室走去……清醒后,我躺在床上大口地呼吸着,心想自己真是丢脸,泡一次澡竟然也会晕眩。但是又觉着这样的经历甚是有趣,第一次泡澡,第一次晕澡堂。呵呵,我本想放松大脑的,没想到反倒弄得大脑缺氧。原谅我用大段的篇幅,写下一些跟这篇小说毫无关联的,只是一次无聊的晕澡堂经历。我只是觉得新奇,在这点上,母亲经常笑话我是一个喜欢新奇的长不大的小孩。毫不避讳地说,我写小说也是因为新奇。初中时候,第一次动笔写小说,现在仔细回忆一下,应该是说一个女孩住到一个男孩家,他俩后来发生的,庸俗的爱情故事。那时候,班上有同学争相传阅,让我尝到一些写作的甜头。只是,估计写了不到两万字,那个本子便被我搁置一旁,再未拿起。很多人都不再记得那篇中途夭折的小说,当然也包括我这个不负责任的作者。很多年过去后,大二的一个冬天,心血来潮又写了一篇,大抵都是些自己的故事。高中时候的朋友、亲人还有真心喜欢过的男生,有时候写到那些往事,还会忍不住流下眼泪。那时,我很怀念那些生活,每晚跟自己的发小发短信,时常去看那个男生的空间。那篇小说,聚集着我太多的回忆和感情,以至于我都后来不敢再写下去,深怕自己陷在那些陈年往事中不能自拔。写作之事又被自己搁置半年,直到夏天的到来,在某个平凡无奇的下午。我下完课后,赶着去体艺馆参加合唱团的排练,无奈当时突然下起瓢泼大雨,把我困在教学楼。我很苦恼,便不停地翻手机,希望有个人能为自己送把伞来,好在最后终于让我找到。在等他的时候,《夏。雨天》的雏形从心中酝酿出来,只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决定晚上回寝室写下那篇小说。一天两夜,我把《夏。雨天》写完,把它发到网上,因它认识瞳猫,认识小舞,认识风起,便有了我接下来的写作。《夏。雨天》中的故事,虽然是篇同人,但是依旧是以我自己的故事为原型。我的手上有个跟里面的“露西”一模一样的烟疤,同样是因为年少时候,少不更事而留下这样的伤口。这个烟疤,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我相信自己以后不会再有这样愚蠢的自残行为,它是我年少冲动的结果,也是我那个时候留下的印迹。我的行为固然愚蠢,但是每当看到这个烟疤时,我现在只有会心一笑。曾经很傻,但是很可爱。就像我书中所写:回想曾经的自己,一往无前毫不退缩地追逐他的步伐,那时的自己虽然步行艰难,却无疑是我人生中最美的一段。我坚信那个单纯去追求爱情的自己,永远年轻,永远美丽。七月份的尾巴,我开始写《红。黄。蓝》,这个名字的来源,首先只是因为三个女主角她们头发的颜色。我是学美术出身的人,红、黄、蓝是我们在画色彩时,最常谈起的三原色。颜料盘中所有的颜色都由它们调出来,我曾只用柠檬黄、深红、湖蓝和白(准确的说,白色不是颜色)作画,那幅画曾得到过我专业老师的肯定。他让我相信,几个简单的决定因素可以孕育出丰富多彩的大千世界,因果之间,大有玄机。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当我们透过世间万象去寻找生命的奥妙时,最终见到的总是再简单不过的元素。遗憾的是我才能有限,无法在我的这篇小说中将这三个颜色的鲜明特色极其哲理体现得淋漓精致。三个简单的爱情故事,艾尔撒的故事我尽量将其写得精彩生动一些,因为她是绚烂的红色;朱比亚的故事天真浪漫又略带忧伤,她是纯洁的蓝色;露西的故事像个童话但是极易破碎,她是明亮的黄色。但是他们每个人的结局,我都让她们回归到人世的平凡中去。最后我们会发现,她们也许只是三个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路人,淫灭在人生海海中。这样的设定,用颜色来形容的话,我想是灰色。灰色是混沌的,以为它包含了所有的颜色,就像饱含人生百态的尘世间。抱歉又抱歉,我在写这篇后序时,越来越肆无忌惮,以至于写得琐碎且毫无章法。但是,我仍想任性一次,谁叫我本是一个极为任性之人。我写东西太追求情感,没有情感的时候,我会想尽办法为自己建立情感。我不停地在脑中剖析自己的内心,我在寻找生活中每一样可以打动我的东西。导致我变成一个过于敏感的人,每一个小小的变化,便能让我陷入到不能自拔的思考中去。有时,我觉得自己的大脑显得过于庞大,它能联想出太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思维时常冲破肉体或是其他物质,他会飞往到每一个我去过的或是还没去过的地方,它过于自由,这让我有些害怕。我害怕自己想得太多,影响我正常的生活。肉体上的我,想要追求平凡,告诫自己要做一个循规蹈矩、本本分分的人。思维上的我,却去苦苦追寻一些,过于空泛的东西,大至宇宙,小至细胞核中的中子与质子——这个我对求知有着无边无尽的欲望。所以,我会害怕。就像现在,我开始说一些本来不打算这么说的话,双手不受控制似的,我打包票,当自己回头再看这些文字时,我会觉得它们极为陌生。但是,就让它这么失控下去吧。再聊到《红。黄。蓝》,她们三人的结局,我不再做更多主观上的描写,我只是直白地用承叙的口吻写下每个人物的行为、动作和心理。就像在拿一个摄像机,将他们琐碎的生活记录下来。在那个时候,我完全地把自己跟他们割裂开来,我是我,他们是他们。我在前面的16万字中将他们塑造出来,然后他们不再跟我有任何关系。最终,我们走上个各自的生活,我不会为他们在写任何后续,因为我无话可写。最后一章,是我身为作者向她们做的告别,如果真要送句话给他们,我只想说:感谢你们为小说提供的故事,然而作为人生,我们都还要太长的一截路要走。相互给对方一个祝福吧,明天我们将成为路人。好吧,写到这里。我想我再不搁笔,估计真会一发不可收拾。最后,感谢把我带到风起来写文的瞳猫,希望你能明白,成长才是我们这阶段最重要的事情。再感谢我的责编小舞,希望你好好享受自己刚刚开始的大学生活。当然也包括,后来照顾我的责编,原谅我不记得你的网名。还有木木,谢谢你指导和陪伴。蝶衣、王子游、水云流在……很多很多的人,在这里,我不想多说客套话,只有一句:多谢!——记于1月19日凌晨深圳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