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十七章· 。落幕。【朱比亚】

红。黄。蓝

第十七章 。落幕。【朱比亚】

在前往西镇之前,他们一起去送乌鲁离开。乌鲁没有选择高速舒适的飞机,而说想坐火车回去。那个下午,火车站相当嘈杂,很多的人提着大包小包眼神悠远地看着前方。他们在等着一辆长长的火车,将他们送走或是送回。不管是走是归,他们的眼神中都写满对远行的渴望。乌鲁自是没有什么行李,她将车票拿在手中,看了又看:“知道我为什么选择火车吗?”“谁知道呢,你总是这样的怪人。”“臭小子,怎么说你师父兼养母的!我呢,只是在想。如果在途中看到喜欢的一站地方,就可以干脆下车进行一场长长的旅行了。哈哈!”“果然是个怪人……”“啪!”乌鲁黑着脸,心想多说也没用,干脆冲着格雷的脑门一掌下去了事。收起车票后,乌鲁看着站在格雷旁边害羞的朱比亚,会心地笑起来:“朱比亚,格雷去德国后。有时间去我们那里看看吧,我带你出去玩。”“嗯,谢谢师父。”朱比亚红着脸回答道。“话说,你不要带她去些奇奇怪怪的地方啊。”“啪!”简直找抽,再来一掌。来来去去,曲终人散之后,总是还有这么些人会为自己留下来。即便他已不在身边,相信身体里会有一些细胞会将他的气味与温暖深刻于其中,等待着有朝一日的重逢。看着乌鲁远去的背影,朱比亚联想到自己不久后也会这么面带微笑地送格雷远去,任他飞向一片海阔天空。心中不免有些荒凉,但是她只将那四个字铭记于心间:此情可待。--西镇顾名思义,是这个国家西南边的一个边陲小镇,古时候曾为一个西部政权的文化中心,以古老的建筑遗迹而闻名。严冬季节,虽然不及中部与北方天寒地冻,但是会来这边的游客仍然少之又少。西镇坐落在一个高原荒漠之中,每到黄昏时节,便风沙四起,带领寒冷的空气袭击着每个人的肌肤。格雷与朱比亚住在一户当地居民的家中,主人相当好客,初识不久便跟格雷称兄道弟,杀鸡宰牛不亦乐乎。他说自己跟他们一样,本生长在高原之下。他的村子处在一个峡谷盆地中,他从小便看着头顶上的层层高山,希望着有朝一日可以攀爬于其上。后来终于在15岁的时候,征得家人的同意,独自一个人背着小小的行李,一步一步爬了四天三夜的山才站在如今这个地方,从此定居下来。只因他喜欢这里。可以看到不被任何东西阻挡的,无边无际的天空。只是没过几年,他才知道其实他开始根本就不用自己爬山,村中有人可以开车来这里,一天不到就可以上来。有了飞机后,更是不可思议,一个小时都用不着。主人说着说着,大笑起来,三人笑作一团,饭桌上好不欢快。这时,他忽然指着北方说,在那边的山上有一座残留好几百年的古庙,现在还未被开发,但是绝对值得一看。前几日风沙太大,他们不便出行,只好滞留数日,等着出晴的时候,再去好好看看。格雷连声说好,再次举起一杯当地的酒敬上主人一杯,由此定下他们后来的行程。对这些古老的建筑,格雷喜爱得厉害,它们结构简单但是屹立千百年不倒。那时候的人们愿意耗费上百年建一座神庙,遗留至今,更是能让人感受到这番矗立在沧海桑田之中,而依旧不改其威严的精神力量。朱比亚跟在他的身后,听他娓娓道来每一座建筑的故事,看着他的神情是那么幸福且欢喜雀跃,不禁觉得甚是欣慰。还好自己没有成为他追求梦想的阻碍。虽在沙漠地带,小镇中也有一条河流穿过,没有结冰期,那是当地居民赖以生存的唯一水源。夜晚不起风的时候,格雷会带着朱比亚架起一叶轻舟,两人相依在一起,沿着静静流淌的小河,看着岸上万家灯火,时而竖起袅袅炊烟。广阔的星空恍然正直脚下,水流极为缓慢,寂静且相当清澈。“朱比亚,你以后想做什么?”格雷靠在朱比亚的背后,抬头仰望着天空。“摄影师吧,最好是为杂志拍拍风景建筑的那种摄影师。还有——”“嗯,还有呢?”“你的妻子。”朱比亚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去,看到灯光在波纹中轻轻摇曳。这样的时刻,实在美好,虽然不能轻易获得,但她仍想好好珍惜一次。“呵呵,这个好说。”格雷反身抱住她,闻着来自她头发的清香,那一刻,静得让他心旷神怡。不用山盟海誓,甜甜蜜蜜。只想跟你简单生活,一起做梦,一起打拼,一起历经风霜。最后为你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组建一个最为平凡的家庭。这就是我的愿望。--一个星期后,他们决定登上那座高山。早上六点便起床准备出发,朱比亚将行李检查好几遍后,他们才放心出门。冬天,西镇的交通很不发达,大部分时候只能步行。他俩各背着一个大包,步行了一个上午才到达山脚下。阳光虽不晒人但是非常刺眼,紫外线依旧很强,不用多久的功夫,朱比亚的脸颊便被晒得红红的。吃完简单的中餐后,他们稍作歇息一阵,随即开始接下来的行程。前段山路还算平缓,零零稀稀有一些枯树在等待着春天的到来,细心去看还能发现他们暗自萌生的嫩芽。山林四处荒蛮,格雷担心会有野兽出没,时刻回头照顾一下朱比亚。“跟紧我,累得时候我们就休息一下。”“放心,我体力还撑得过。”朱比亚冲着他笑笑,她本就不是娇弱的女子,平日也经常背着沉重的机器上山下海,去过不少地方。不过翻越这样的高山,朱比亚是绝对的第一次。神庙建立在山腰上,从山的中段开始变得十分险峻。除了小部分的针叶林,基本上都是尖锐的石头,上山的路越来越陡。到后面,他们只能攀爬起来。格雷爬在朱比亚的后面保护她,眼看着离地面渐行渐远,两人都开始紧张起来。当时快到下午五点,天色略有一些阴沉下来,风沙虽不及平时狂暴,但也不容小视。朱比亚死死地扣住每一个可以攀爬的石头,顾不得身边的一切。额头上冒出大滴大滴的汗水,心跳越来越快,使得她不得不暂停一会儿,来调整自己的呼吸。脸贴着地面,可以闻到沉重的泥土味儿,这种味道当然跟下雨时候泛起的泥土香味不同,过于干燥且令人窒息。大风“呼呼”地灌进耳朵,略带一些细小沙尘,使得耳中极不舒服。然而即便如此,也由不得他们松懈分毫。他们觉得自己爬了很久很久,但是一看时间,也不过才半个小时。目的地就在不远的前方,两人同时深呼吸一口气,继续前行。好不容易爬上去后,回头看着像一个个火柴盒般,变得微小的城镇。才觉得有些后怕刚才的行为,实在是惊心动魄。“哈哈,我们是不是也算是死过一次了?”格雷吹着迎面而来的山风,喝下好几口水,他的呼吸还十分絮乱。朱比亚接过格雷递来的水,转头看着身后的神庙,笑着说:“那么,这就是所谓的天堂?”--那座神庙的建立时间,现在还无从考察,格雷估计至少不低于两千年。他们不曾见过这般大气的建筑,虽然仅由十几根石柱和几段简单的墙面构成。白玉色的石质建筑,在风沙的洗礼之下更显的光滑透亮。泛着橙黄色的夕阳照耀在屋顶上,反射出更为澄净的光芒。每一根石柱都十分粗壮高大,人站在低下会不由的被这种威严所震慑,而不禁为它俯首称臣。每一处雕塑都无一不充满力度,顶着屋梁的女奴隶雕像、石柱顶端的符号雕刻、墙面上书写着一段段人神故事的生动浮雕……闭上眼睛,你能听到这座建筑的声音,它的故事,它的历程,甚至是它的未来。现在的它屹立于山腰之上,因险峻的路途而与世人相隔,却更显得庄严肃穆。夜晚降临时,格雷与朱比亚将帐篷搭在神庙前,有幸与它一齐享受同一片星空。尽管风霜不小,但是他们从未觉得心境如此般安宁辽远过。“为什么想要带我来这个地方?”朱比亚躺在帐篷中,透过透明的蓬顶,看着璀璨的天空。“想要让你看见永恒。”格雷把她揽进自己怀中,言语坚定且温柔。“我想我真正感受到了。”“等我回来,我一定马不停蹄地赶回到你身边。”“好。”一段旅程,有人选择直达目的地,一往无前;有人选择随遇而安,随时相约美丽;有人选择哪怕路途艰辛,也要迎难直上;有人选择不求壮丽美景,只求细细品尝平凡静好……不管我们最终选择了什么,总有一些值得等待的东西,它从来不输给时间。--那天晚上,他们相拥在一起,他们相信永恒。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