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十七章· 。落幕。【艾尔撒】

红。黄。蓝

第十七章 。落幕。【艾尔撒】

这场纷争,是输是赢,谁也不知道该如何辨别。有太多的结局,置于输赢之间,最后会偏向天平的那一端。要看的,还是我们自己。要潜入杰尔夫的办公室,在梅达利卡纳他们的间接协助下,变得不是那么困难。杰拉尔与艾尔撒一路上没费什么功夫,便进入其中。这个办公室的布置极其简单,仅有一副办公桌椅和一个保险箱,其他四面都是墙,天花板很高,没有任何装饰。但是行走在这样的空间中,却能使人徒增一种压迫感,越是空旷的房间,越是让他们觉得自己的行为极易暴露。除了硬着头皮闯下去,他们完全没有退后隐藏的余地。“该怎么打开这个保险箱?”艾尔撒蹲下来,与杰拉尔一起蹲在保险箱前。“这个构造……似乎只需要钥匙。”“但是钥匙在我这里。”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细腻却邪恶,让听者毛骨悚然,而且来自不远的背后。“杰尔夫——”杰拉尔站起来,此刻却毫不退缩。也许很危险,但是对他来说这是拿到钥匙的绝佳机会。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杰尔夫没有带一个人在身边,他似乎早有预料会在这里碰到杰拉尔他们,然而他也不打算直接叫人把他们抓住。他只是轻松自然地走入房中,走到那唯一的一套家具办公桌椅前,从抽屉中拿出一个酒盒和三个高脚杯。“喝一杯怎么样?不过我这个办公室没有其他的椅子,只能先委屈你们站着喝了。”这个男人又在打什么算盘?艾尔撒疑惑地盯着前方怡然自得的敌人,握紧拳头,一刻也不能放松下来。杰拉尔却拉拉她的手臂,示意她跟自己一起走过去,与杰尔夫正面对持着。“说说你这次想玩的游戏吧。”“哈哈,真不愧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好徒弟,处事不惊的态度让我相当满意。”杰尔夫大笑几声,顺便倒出三杯酒,自己拿起一杯喝下一口。杰拉尔同样举起另一杯一饮而尽,没有丝毫迟疑:“喝也喝了,说正事吧。”“爽快。这次游戏很简单,我要你——杀了我,否则我们三人一起死在这个房中。”这句话,杰尔夫说得字字清晰,语气缓慢却十分强硬。使得另外两人同时受到惊吓,万万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杰拉尔握紧酒杯,咬牙切齿道:“我们凭什么要这么做?”“你们没得选择的。这个办公室的门一经合上,从外面根本无法打开,里面的人想要出去也必须得有钥匙。而钥匙——”说到这里,杰尔夫忽然从口袋中拿出两片钥匙,扔在酒杯中。“你要干嘛!”当杰拉尔喊出这句话时,已经晚了一步。杰尔夫举起酒杯,连着钥匙喝得一滴不剩。“杰尔夫,你疯了吗?”艾尔撒退后一步,她面前的男人让她觉得恐慌。早先了解到杰尔夫是一个坏事做尽十恶不赦的罪人,但是没有想到他连自己的生命也毫不珍惜。杰拉尔同样被他的举动所震慑,等心情平复下来后,他靠近艾尔撒,对她小声说道:“我们想办法把他抓住,看能不能让他吐出来。”“好……”话音一落,两人立马分开到两个方向,从杰尔夫的前后方奇袭过来。办公椅被瞬间踢翻,房间中的战斗一触即发。杰尔夫的反应丝毫不慢于两人,早在他们袭击过来前便跳到桌上。他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仿佛越是看到他们的挣扎,越能让他感到开心。他对他们的每一次攻击都显得毫不在乎,哪怕真的被伤到时,他的表情依旧兴奋,甚至更为兴奋。他似乎渴望受到反抗,渴望有人伤害他,然后把自己的身体跟敌人一起玩弄于鼓掌之间,对此不亦乐乎。这样的人,可怕至极。艾尔撒无论多少次回忆当时的情境,都让她汗毛竖起,冷汗顺着额头流下来。那样的笑容,曾一度是她的噩梦。“杰拉尔,杀了我。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她永远都忘不了这句话。--他们不太记得,自己和杰尔夫这样打了多久,每个人都遍体鳞伤,但谁也没有多占一丝上风。最终累到三个人同时瘫倒在地,杰尔夫恐怕是伤得最重的一位,哪怕说一句话都会扯到嘴角的伤口,疼痛得厉害。但他依旧笑着,上扬的嘴角始终未曾落下。“看来你们更想跟我一起死呢。”“我们不会让你如愿的。”“哈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拖时间指望外面的那群条子来救你们?痴心妄想!你不记得你当初选择来搜查这间办公室的原因了吗?”听着这句话,杰拉尔猛地坐起来,艾尔撒也发现事情的严重性,瞪大眼睛看着他。他们都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这个房间,同时也是一件密室,没有来过的人几乎不可能找到这里。“能到我这个办公室来的人寥寥无几,除了你,其他人都被我封口给杀了。杰拉尔,我看你还能挣扎到什么时候!”说完,杰尔夫顿时面目狰狞地再次向他们袭过来。可是杰拉尔还在为自己刚才的失策发愣,眼看就会被杰尔夫打倒。情急之下,艾尔撒冲到他的前面为他挡下一拳,单独与杰尔夫扭打起来。“艾尔撒!”但是单独一人的艾尔撒又怎是杰尔夫的对手,少了杰拉尔的协助,她最终不敌对方而被擒住,无法动弹。“杀了我。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正在这时,杰尔夫从衣服中掏出一把枪,指在艾尔撒的头上,“本来还想多跟你耗一下的,但是我实在等不及想看结局啦。办公桌的抽屉中还有一把枪,拿出来。做选择吧,杰拉尔。”那是艾尔撒这辈子第一次看到杰拉尔惊慌失措的表情,她眼睁睁地看着他的神情变得愈发痛苦不堪,看着他流下担惊受怕的泪水,看着他颤抖着身体从抽屉中拿出手枪指向他们的敌人。这一切的原因,终究是她。“我该为你做些什么?”艾尔撒念着这句话,泪水倾涌而出,哪怕是当着杰尔夫的面。惭愧和内疚让她完全忘了自己还在敌人的手中,绝望,她第一次品尝到绝望的滋味——“杰尔夫——”“砰!”正中心脏,身边的人应声倒下,鲜血从他的嘴中迸出。那个男人,依旧笑着,哪怕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但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落下自己的嘴角。“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选择我?”失控的杰拉尔冲上前去拽起他的衣领,大声吼道。“因为……想最后一次看看,这种绝望的表情。哈哈,有意思……”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杰拉尔不曾杀过人,从来没有。无论生活多么不如他愿,他始终竭尽全力保持着自己的原则,不去主动伤害任何一个人。杰尔夫践踏他的自尊,摧毁他的信念,只为见他一个绝望的表情。“呵呵,真是可笑之极——”再次瘫倒在地上,他突然觉得特别的累,灵魂被顿时抽空了一般,令他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艾尔撒倒在他的怀中,他们谁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空荡荡的房间,苍白的墙面。没有窗户,没有挂饰,连一个多余的黑点都没有。白得可怕,白得让每个人的悲伤与痛苦无所遁形,只得赤裸裸地暴露在眼前,无地自容。他们到底是输是赢?是输?是赢?不知就这么躺了多久后,杰拉尔扶着艾尔撒坐起来,他的眼神终于找回一些平日的温柔,只是多了一些艾尔撒读不懂的东西。“艾尔撒,你把眼睛闭上。什么都不要听,什么都不要看。”她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她也知道如果她这次还执着地要求陪在他身边,只会让他更加不能原谅自己。艾尔撒只好点点头,退到一旁,闭上眼睛,将头埋到臂弯中,紧紧地蜷缩在一起。泪水已经流干,再没有什么可以让她无声地发泄自己的感情,一切都要忍着,哪怕痛苦的呐喊直逼喉咙,也要活生生将它咽下去。再次睁开双眼时,杰拉尔已经双手沾满鲜血正在开保险箱的门。他的表情仍然冷静理性,但是也只有艾尔撒可以看到他心中的翻腾蹈海,不得安宁。“杰拉尔……”她从身后抱住他,“我们自由了,你知道吗?”--自由,追寻了一辈子的自由,到底在哪里?杰拉尔抬起头,高墙铁网下的生活,马上就要到第十二个年头。循规蹈矩不起一丝波澜的生活,虽然平淡,却让他的心一步步成长起来。其实,他又何尝不明白,比起吉姆,他的人生还有很长很长,长得让他渐渐忘却那些陈年往事。吉姆坐在他的旁边,点上一根烟,深吸一口,再吐出一个烟圈,双眼深邃。“过两天我就重返社会了,你呢?”“还能怎样,就这么过着吧。”“你为什么不去申请假释?”“因为我也很想把自己囚禁十几年,成长到有朝一日可以找到真正的自由。”杰拉尔低下头,忽然想起十一年前杰尔夫临死之前说过的话。那个罪恶的男人只想最后一次完完全全地击毁他,然而他不知道,只要活下去就有无限可能。他接着说:“我想,到现在为止,我是真的赢了杰尔夫。”“哈哈,杰拉尔。够了,奔向自由吧。”--自由,就在前方。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