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十六章· 。高潮。【露西】

红。黄。蓝

第十六章 。高潮。【露西】

人生是一场单程旅行,永远都买不到回到过去的车票。那么对于他和她来说,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次机会。如果成功,他能带着她逃离出被豪门深宅禁锢的痛苦;如果成功,他们可以从此离开这个地方,重筑自己的小小世界;如果成功,他能让她找回笑容,并为此守护一生;如果成功,也许他和她的心愿都能实现。但是,失败呢?如果失败的话,他们又会变成何种境地?再见到伽吉鲁他们时,已是午夜时分。纳兹走上他们开来的面包车,伽吉鲁正在测试通讯设备,看见纳兹后,只是简单打个招呼。谁都明白,今夜的重要性,有些东西不提也罢。纳兹坐在后座,看着远处的哈特菲利亚大宅,面无表情地说:“等会儿我给你们带路。”其他人只是稍微点点头,随着伽吉鲁一声令下,汽车缓缓地向着前方开去。他们的战争,由此开始——--哈特菲利亚家的防守能力在久德当家后,明显要比以前森严很多。白天人口纷杂,进入夜晚后,外部人员想要潜入十分困难,但是对里面的人却很少有防备。换而言之,他们只需突破在外层的防守,就等于成功了一大步。“在围墙的东南方,有课榕树下面,我和露西小时候在那里挖出过一个小洞,现在估计还能用得着。进去以后,我们兵分两路,一队用来吸引里面人的注意力,另一队则进行实际上的寻找证物。这样做可以吗?”“嗯,姑且先这么做吧。”围墙上的小洞,其实是露西小时候自己一个人挖的。她总爱在不开心的时候,偷偷从那个洞中爬出去,将自己藏起来独自伤心。露西从来都不会轻易在别人面前显露她的心事,不管发生什么,她都只愿默默承受。想起来实在可笑,现在的他却要利用她的伤口来做突破之处。纳兹站在洞前,看着里面的层层建筑,露西的房间也在这个方向。他不禁皱起眉头,这次行动不论结果如何,只求不要再伤害到她。进去之后,纳兹和伽吉鲁还有另外两人组成一队去搜查证物。根据梅达利卡纳提供的消息,他和伊格尼尔最后将证物藏在人工湖旁边的厨房中。纳兹回忆起,那个厨房不正是露西母亲蕾拉专用的厨房么?虽然不知道他们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想必还有一些他和伽吉鲁都还不知道的隐情。纳兹带着这些疑惑,领着其他人一步步向着人工湖靠近。久德的办公室就在这个人工湖的中央,他们若想到达对面的厨房,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久德的视线。纳兹入神地盯着那座孤立的办公楼,他最恨的人,此时极有可能就在其中。想到这里,他忽然说:“伽吉鲁,我先去找久德,挡住他的视线。五分钟后你们再出发。”“虽然这也是个办法,但是你要面对的人是久德呀。”“没关系,我跟他总该有个了断。”撂下这句话后,纳兹从灌木丛中站起来,正大光明地向着久德的办公室走去。伽吉鲁只能摇摇头,看着他,只求他不要意气用事才好。这个办公室,纳兹路过无数次,却从来不敢涉足。老实说,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对久德造成威胁。今次行走起来,却有种莫名的轻松感,或许他早就想去找那里面的人质问一番。伊格尼尔何在?露西何在?纳兹并不知道,对他来说绝不是一件坏事。久德从不信任任何人,每到晚上,没事的时候,他会只开身边所有的人,只留自己一人坐在里面。他的野心使他成为这个世上最孤独的人,高处不甚寒,花灯异彩之下,他也不过孤家寡人一个。当纳兹毫不顾忌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久德的表情却并没有多少讶异,他只是冷冷地说:“谁让你进来的。”“我自己。”纳兹对他从不畏惧,几经成长,他的眼神越发流露出跟伊格尼尔一样的凛然大气。这个眼神却正是久德所厌恶的。“所为何事?”“想问几个问题。第一,你可还记得一个叫做伊格尼尔的退役警官?第二,是不是你将他杀害?第三,你对露西做了什么?”纳兹逐渐将自己的大脑放空,现在的他什么也不会多想,只求不屈不挠,跟眼前的人反抗到底。“哈哈!哈哈哈哈……”听完纳兹的话,久德放声大笑起来,那样的笑声极其刺耳,充满讽刺,或者还有其他什么。他一边狂笑着,一边站起来拿枪指着纳兹,“原来如此,你是那个男人的什么人?”“儿子。”“哈哈!有意思。那我不妨发发好心,告诉你一个答案。那个男人就是被我杀的!”一时之间,屋中两人的眼神同时变得凶狠起来。久德的语音刚落,霎时间纳兹拿起桌上的铜塑向久德扔去。久德还来不及扣动扳机,手枪已经被他打飞。再次抬起头时,局势已经被完全扭转。纳兹捡起枪,指着久德的脑门:“你老了,久德。”“呵!说得也是,在跟那个男人对峙的时候,我还能跟他做到同步反应。”“现在开始,回答我其他的两个问题。”--现在回忆起,伊格尼尔确实是久德唯一畏惧过的男人。若要单打独斗,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当年,伊格尼尔故意辞去警察的职务,只为隐藏在久德家的旁边,以便随时查探。那是个为了除暴安良而甘愿牺牲一切的危险男人。最终,伊格尼尔曾差点将他逼入绝境,若不是他与洛克沙家族事先买通过当届局长,使他被同伴出卖,才躲过一劫。可是当时伊格尼尔将他们曾经搜到的证据藏匿起来,不管怎么拷问,他都没有透露出一丝消息。他的好友梅达利卡纳更是如此,被拘禁多年,受尽折磨也不能从他嘴中撬出一个字。伊格尼尔是被他枪杀的第一个人,无论如何,他都想要自己动手,解决掉对他来说最有威胁的人。那时,久德并不喜欢开枪杀人,他始终认为那是一件肮脏的事情。但是当他拿枪指着伊格尼尔脑门的时候,看到了对方极其轻蔑的眼神。那种眼神,就像在看一只粘在腐肉上的蠕虫,令他怒不可恕。“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只觉得你的追求很可悲,非常可悲。”“胡说八道,你不过是我手下败将。”“是,我输了。怎么?你很开心吗?”开心?什么是开心?他只想高高在上,成为被众人仰望的人,哪怕踩着层层尸体,他也想爬到顶端。所以为什么要开心?“你去死吧!”“砰!砰!砰!”连开六枪,特别是那双令他恶心的眼睛,他就像疯了般,将其打得血肉模糊。或许便是从那时开始,他觉得杀人也不是什么肮脏的事情。因为他本身已经被肮脏侵蚀。--“久德——”听完久德的回忆后,愤怒让纳兹的身体开始颤抖,他大声吼道,“你这个无药可救的男人!”“哼!”被抢直顶脑门的男人不屑地笑了一声,突然一个转身,踢向纳兹抓着抢的右手,“你太年轻了,小子。”“可恶。”纳兹毫不示弱地回应他一个回旋踢,被久德闪过。枪被踢到书桌底下,一时半会儿,谁也不好抢去。两人索性脱掉外套,赤手空拳打起来。不过纳兹毕竟年轻力壮一些,几轮激斗下来,久德有些体力不支,眼看着纳兹接下来的一击可以让他取得胜利。突然,屋中冲进来好几个人,将纳兹团团围住。“久德,你——”“我说你太年轻了,你还不信。”久德从地上爬起来,顺便拾起书桌底下的手枪,指着纳兹说,“你不会对我开枪的,我一开始就知道。”露西——我到底还是……“住手,警察!”千钧一发之际,又有一群人冲进门来,人数显然要比刚才进来的人多上数倍。伽吉鲁已经换好警服领头走进来,让数十把枪正对着久德。“久德·哈特菲利亚,警方现在以勾结犯罪组织罪、故意杀人罪、走私罪等罪名将你逮捕。这是证据!愿你现在马上束手就擒!”露西——我成功了……--深夜下的哈特菲利亚大宅,第一次在这个时候,灯火通明。只因他们家的主人,在今晚被捕。每个房间中的人都走出来,看着往日不可一世的久德·哈特菲利亚老爷沦为阶下囚。但是这群人中没有那个金黄色头发的女孩。“久德,你还没有回答我的第三个问题。”纳兹站在久德的背后,再次语气强硬地问道。“这个问题,我无从回答。”最后,久德也没能告诉他露西的去处,和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今晚,月色朦胧,鲜有起风。本该是个宁静平淡的冬夜,结冰的湖面上倒映出露西的房间,依旧是黑漆漆的一片。纳兹看着那扇窗户,心中忽然觉得好空。--如果成功,我只求你回到我的身边。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