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十六章· 。高潮。【艾尔撒】

红。黄。蓝

第十六章 。高潮。【艾尔撒】

每个人都有一段无法轻易与他人诉说的悲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辛酸故事,无一例外。没有谁比谁更好一些,只不过各自有着各自的艰难困苦,仅此而已。花园中的亭子,不同于这个家整体上的石材建筑,仅由筋钢构架玻璃做墙搭建而成。主人可以坐于其中,尽情地欣赏花园的一草一木,甚至包括它头顶上的清透星空。朱比亚坐在矮凳上,将头伏在洛克沙夫人的双腿上。她明白,她的外婆此时并不认识她,只把她当成她那逝去的母亲。可是,即便如此,也不影响她享受这一刻的天伦之乐。外婆时不时抚摸她的头发,一遍又一遍地喊着露易丝的名字。不论外表多么强势,她始终不过是一个溺爱自己女儿的母亲。在露易丝被掳去的那些年日里,她终日坐在这个小花园中,机械地照顾着这里的每一颗植物。好像它们就是自己那不知下落的女儿,被她细心到偏执地照顾着。只因在这个花园中,有过露易丝儿时欢乐的笑声,那些笑声时常伴随着空气进入到她的每个细胞,成为她以此存活下去的养分。这个世界上坚强的人本先不多,渐渐的靠着一点点希望,却也就这么活下来。只需要那一点点的希望。“外婆?”朱比亚轻轻地抬起头,发现她头顶上的老人已经带着安详的面容沉睡过去。她小心翼翼地整理好她两鬓的白发,看着自己唯一的亲人,朱比亚只想会心一笑。在心中打定主意,虽然还不被她承认,但也要常来看看她。只因为,在这个世上,还能让她去珍惜的人,只剩下这么些了。离开花园时,地面刚刚覆上一层新雪,踩上去会发出好听的声音。朱比亚一步一步地行走于上,再次环视这个陌生的院落,毕竟是母亲住过的地方,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朱比亚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很凉,却相当好闻。格雷果然还等在门口,打算与她一起回去。朱比亚小跑几步迎上前去。“走吧。”“嗯,老人家还好吗?”“睡着了,我有找人把她送回卧室。现在应该已经美美地进入梦乡了吧。”朱比亚挽上格雷的手臂,语气异常的轻松,想必她是真的开始振作起来。格雷摸摸她的头发:“你似乎变了很多。”“是吗?怎么说呢?”“呵呵,准确地说,应该是成长了吧。”我们都在慢慢地长大,尽管路途残忍。坐上的士后,回头看着愈见愈小的洛克沙家族大门,那个地方仍旧与自己的生活极其遥远,但是已经不再那么可怕。朱比亚将头靠在格雷的肩膀上,现在她只想静静地睡上一觉。--送朱比亚到家后,格雷踩着新雪走在回寝室的路上。这个时间,还行走在校园中的人寥寥无几。每到快要放假的时候,校园总是要比平时荒凉上很多倍。周围过于安静,总使他不禁又想起德国的事情。过多的愁绪让他没有注意到寝室的光亮,走进去时,他才发现房间中还有一个人。那个人留着黑色的短发,面容严肃却不时显露出点滴温柔,寒冬中也只穿着短短的小外套,深色的牛仔裤搭配皮质短靴,她的穿衣风格从未变过,追求中性,且显得英气十足。“哟,臭小子,你终于回来了。”“乌鲁!”格雷揉揉自己的眼睛,深怕眼前看到的不过是一段幻觉残像。他是做梦也没想到,她还会来看他,还是在他最迷惘的时候。“你怎么来了?”“我最近有个项目在这边,就顺路来看看咯。”看着徒弟惊慌失措的样子,乌鲁得意地笑了笑,又重新坐回沙发上。看上去她在这个房间中呆的时间并不短,茶都已为自己泡好,完全不需要格雷为她劳神。“我来的时候,听你的专业老师讲了不少你的事情。怎么样?去不去德国?”被一下子问中心事的格雷,叹口气,坐在乌鲁旁边,欲言又止。要说起来,这个世上估计不会有人比乌鲁更了解格雷。她放下手上的茶杯,拍拍他的背,说:“也许我能帮你的不多,不过身为你的师父,我始终是希望你去的。”“我怕……”“你怕在无休止地追求中,迷失自己本来的方向?”“对,而且……”“而且,你放心不下身边的人?”“烦死了,你都知道还问什么问!”“哈哈!”性格爽朗的乌鲁大笑起来,又看了看还在苦闷的格雷一眼,忽然起身走到格雷的书桌前,拿起他平时的作业翻阅起来,“我今天下午一直在看你的作业。诚然,你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这是让我欣慰的地方。”“是吗?”“嗯,在你离开家乡后,我一直很担心你会变成过于追求技术而忘记设计本质的人。但是,是什么改变了你?”说着,乌鲁又放下作业,走到格雷面前,弯下身子让他正视自己的目光:“你找到喜欢的女孩子了?”“你、你一定要说得这么直白么?”格雷红着脸,瞥过头去。“那很好呀,你师父我觉得呢。你们的爱情,只会为你的事业推波助澜,而不是成为阻碍。不然,那是你们本身的问题了。去跟她好好说说吧。”很多时候,我们对自己和自己的爱情,表现得没有自信。越是想要细心地维护它,却越是让两个人相互背离。其实,又何须刻意,比起这些,还不如告诉她一声:“我相信。”--尘埃落定之后,朱比亚忽然想要整理一下自己的屋子。根据看门人所说,很久以前露易丝便将这套房子买下来让他们姐弟两有个安乐窝。不过因为他们并不知情,所以一直将养父母的房间和物件留下来,从未改变过他们寄人篱下的姿态。不过即使如此,在朱比亚和埃里克的内心深处早已把它当成自己的家也说不定。她在屋中踱来踱去,才发现它的每一个角落都已变成她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大至每一件家电,小至每一块瓷砖,此时此刻都与她产生极大的联系。从现在开始,她决心要去热爱生活的一点一滴,无论酸甜苦辣。第二天,出了极好的太阳。朱比亚很早便起来,兴致勃勃地清扫起房间。正好艾尔撒送她一张CD,是她最近非常喜爱的经典爵士乐。大好的一日之晨,沉浸于浪漫的音乐和清爽好闻的清洁剂中,朱比亚面带笑容地忙活起来。看到格雷的时候,她正在阳台晾晒被单。远远便看到她的男朋友走进自家的小区,不过他的神情看上去似乎并不太好。朱比亚靠在窗户上,笑着冲他大声喊道:“早安呐!格雷先生!”她这一举动倒让本来心烦意乱的格雷不经意地笑出来,果然没有什么会比笑容更能感染别人。但是下一秒,格雷也很担心,他即将告诉她的消息会让她作何反应。第一次,这段通往她家的楼梯,让他觉得有些举步艰难。进入门后,朱比亚正提着一桶脏水打算拿到厕所去换,格雷立马迎上去帮她提水。回想起刚才在楼下格雷的表情,朱比亚疑惑地问道:“心情不好吗?格雷。”“……”格雷放下水桶,转身看着朱比亚,眼神中不时透露出犹豫和迷惘,“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会怎么样?”“为、为什么突然这么说?”被这么问道,朱比亚立马紧张起来。“前几天,老师跟我说,他们愿意给我一个去德国当交换生的名额……”“那很好呀!”出乎意料的,朱比亚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孤单,她只为格雷的成功而感到高兴,“你在担心我吗?”“你才刚刚失去至亲之人,我怕你……”“傻瓜。”朱比亚笑笑,抬手揽住格雷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我要是忍不住了,就直接跑去德国找你。”“你真的,成长好多。我都快跟不上你的步伐了。”格雷抱住怀中人的腰,感受着她清新的气息,心境也跟着慢慢平复下来。--“从今天算起,我们还可以这样在一起的日子只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我们去干点什么呢?”晒完最后的床单,格雷提着水桶和朱比亚并排站在阳台上。白雪衬得阳光十分刺眼,他将眼睛迷上,继续享受冬日的温暖阳光。“旅游怎么样?格雷有想去的地方吗?”“有倒是有,不过是个很古老的小镇。因为很喜欢里面的建筑,但是不知道你们女生会不会喜欢。”“还没去你怎么知道我会不喜欢?”朱比亚靠上格雷的肩膀,索性闭着眼睛,静静地感受着还能与他相伴的日子。今天,她忽然想跟格雷说很多很多的话,这些都是曾经不善言辞的她说不口的。她总是不能更好地表达自己的心中所想,然而这一次,不管说成什么样,她都想让他知道。“格雷,我跟你说哦。以前艾尔撒姐,跟我说过她的故事。她等了一个男人11年,你知道吗?足足11年。而且那个男人还没有回来,她很轻松地跟我说,她还会继续等下去。也许说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可以理解她。爱情不是索取和依赖,而是心与心之间的紧紧相依。格雷,谢谢你。我仍旧谢谢你赋予我重生的机会,我将爱你,至死不渝。”“傻女人,我又何尝不是因你而得到重生……”--那一句:爱你,至死不渝。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