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十五章· 。彷徨。【朱比亚】

红。黄。蓝

第十五章 。彷徨。【朱比亚】

最喜欢的一部电影中,有一句台词,大概是这么说的:“我们命中注定要失去所爱之人,不然我们怎么知道,他们在我们生命中有多重要?”注定要失去的,我们的所爱之人。碍于露易丝的社会地位,朱比亚无法拨开人群走到她的坟墓前,哪怕多为她做一句祷词。对于更多人来说,她与她仍旧是无关紧要的人。露易丝出殡当天,大雪纷飞。那天似乎下了当年最大的一场雪,阴霾的天空,就像少女哭泣的眼眸,白雪却将地面衬得格外明亮。每个人身着黑色,一黑一白之间,对比鲜明,却异常和谐。天与地,生与死,黑与白。朱比亚站在人群的后面,远远地看着她生母的遗体最终回归于一拨黄土。周围的每个人,无论真情假意,均发出抽泣之声,而她却做不出一个动作,只得木讷地站着,视线停留在那墓碑上。大脑就像白雪一样空白,她并非不想,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该怎么表达这些感情?--从墓园回来后,格雷顾忌朱比亚的心情,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尽管他很明白,对于这件事情,他一点忙也帮不上。再次失去至亲之人的朱比亚,也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他的陪伴,这是格雷能想到的唯一一件事情。“格雷,我想去看看她。”出乎意料地,朱比亚竟然先与他说话,“她今天没有来为露易丝出殡。”格雷自然知道,朱比亚所指的人是露易丝的母亲,她的外婆——洛克沙夫人。他点点头,搭上朱比亚的肩膀,表示自己愿意与她为伴。“去看看也好,朱比亚。我会陪着你的。”就像吃到一颗定心丸般,朱比亚抬头看向格雷,这些天来,第一次露出她的笑容。--走出的士后,洛克沙的府邸立马显现在眼前,跟哈特菲利亚的家宅有所不同,洛克沙家宅更为阴柔,哥特式建筑下做的是象征着女性之美的洛可可风格装饰。在曲柔繁杂的雕饰下,庄严肃穆之余,略有一丝阴森诡异。报出朱比亚的名字后,看门的人立马露出惊喜的神情:“您就是朱比亚小姐吗?太好了!请马上跟我过来。”本以为要见到洛克沙夫人必定会费一番周折,没想到竟莫名其妙的如此简单。朱比亚与格雷面面相觑,随即跟上那看门人的步伐。“朱比亚小姐,你可还记得露易丝小姐去世当天,我们曾派人去找过你?”沿途中,看门人搭话道。“嗯,很多人跟我提起过……只是那天,我有点事,刚好不在。”想起这件事情,朱比亚惭愧地低下头,到最后,她也未能再见到她的生身母亲一面。且不说天意弄人,其实她对露易丝又何谈怨恨?她始终是自己的母亲,她始终,是自己的至爱之人。“诶,自露易丝小姐去世之后,洛克沙夫人便一病不起,天天将自己关在屋中。体病还好,心病难医呀。”说着,看门人将他们带到一个小型花园。环视望去,这座园林选址极为隐蔽,似乎是一个相当私人的地方。园中的花草树木似乎被人极其精心地护理过,仔细看的话,便能发现修园人对这座花园的修护达到了几乎偏执的境地,每一片叶子都不被放过。可想象得到,行走在如此刻意的花园中,给人带来的不适感。洛克沙夫人坐在花园中心的亭子底下,低着头,像是正在熟睡。他们放慢自己的步伐,生怕将她惊醒。朱比亚走上前去,眼前的人,是自己在这个世上仅剩下的唯一亲人。若不是留着同样的血液,她们之间并没有其他的联系。可是,哪怕是天与地的差别,她是她的外婆这个事实,是怎样也无法否定。现在,她们有多了一个共同点——都是被至爱之人抛弃的人。她看着洛克沙夫人明显不再像以前一样摆出一副凌驾于世人的神情,虽然让人讨厌,却毕竟是个精神抖擞的老人。如今的她,一夜之间,苍老得厉害,看着那一条条的皱纹,朱比亚竟觉得有些心疼。她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扶平她眉心的皱纹,谁知才伸出手便被紧紧地抓住。洛克沙夫人睁开眼睛,那双眼睛深不见底,却有一波又一波的悲伤涌上来,她惊呼道:“露易丝……你回来了!”“夫人,您误会了,我不是……”“露易丝!”不等她将误会解开,已经被对方抱在怀中。朱比亚想要挣脱,却突然发现,这多年来——她不曾被亲人拥抱过,不曾有人像现在这般张开自己温暖的怀抱让她把头埋进去,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对她轻声细语;不曾有过这样的时刻,与亲人互诉于对方的想念之苦,感受着对方柔软厚实的手掌抚摸自己的头发;她不曾被人像个孩子般的疼爱过,哪怕在她明明还只是个孩子的时候。“外婆……”总有一天,所有的爱与恨都会被我们所释怀。家与亲人之间,本不像八点档的电视剧讲的那样,爱恨情仇,纠缠不休。有的只是尘世间最大的包容和原谅,化作一条血脉延续下去,生生不息。--格雷见着这一场景,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下来。为不打扰她们相聚,他和看门人先离开一步。等待朱比亚的时候,他与看门人一齐坐在传达室中。夜幕降至,他们将壁炉烧起,围坐在旁边,偶尔攀谈几句。这样的冬天固然不及他的家乡寒冷,却总能让他萌生出一种亲切感。大雪还未停歇,只是由大变小,在零星的灯光下发出晶莹的点点光芒。屋子暖和起来后,格雷将外套脱在椅背后面,喝一口热茶,看着轻轻摇曳的火焰,思绪被拉回到三天前——他将自己这学期的课程设计送到老师办公室,恰逢上次设计大赛的主评也在其中。他比专业老师先一步抢过格雷的作业,细心地看起来。“我一直都记得你,格雷。这次你进步很大嘛。”这位主评同时也是他们学院的名誉院长,在格雷还在北方跟乌鲁求学的时候,有幸观赏过他的作品,是位极富激情与力量感的设计师。跟主张理性的乌鲁不同,他的设计更注重张扬的艺术性。从上次完完全全的失败后,格雷反省过自己的设计,的确过于苛求完美与规整而缺乏灵韵之美。或许那次教训对于他来说,的确意义重大。只有看清楚自己的弱点,才能更加肯定地继续前进。到现在明白这个道理,好在还不算晚。“你知道我上次为什么一个奖都不给你吗?”“是因为我的作品缺乏情感吗?”“这也是理由之一,不过,更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极有潜力的设计师,但是你需要一次彻底的失败。否则——”他将作业举起来,“你怎么会有今天这么好的作品产生?”该如何形容当时的心情呢?在发生这么多事情以后,如果是曾经的他,恐怕会为了这一句肯定的话语欣喜万分。也许是时间与成长,也许是在认识朱比亚以后让他找到了除功成名就之外更为重要的东西。那便是在失去与见证失去之后,学会珍惜身边的所爱之人。那一刻,格雷的语气十分冷静,只是淡淡地说:“我发现一件事情,老师。生活才是一个设计师最好的老师,我先前不知道怎么去热爱自己的生活。如今,我想我明白了一些。”“哈哈!说得好!”老师大笑几声,将作业放置在书桌上,跟格雷的专业老师相互点点头,似是作出某种决定,“格雷,学院有几个跟德国交换留学的名额,我们打算给你一个。怎么样?”“德国……”格雷回想到此处,便情不自禁念出这两个字。火光仍旧在他的眼前跳跃,偶有星火射出,掉落到他的脚旁。他又将视线落在那丁点星火之上,脑中不断地盘旋着那个国度的名字——德国。包豪斯的故乡,现代设计的摇篮。她就像自己眼前的这团火焰,令他神往却不敢靠近。在那里,他会遇到更多的机遇和挑战,却也更容易让他迷失到追求成功的漩涡中去。他不打算做一个伟大的设计师,他做设计的初衷来自于对父亲的想念和爱,到现在他也不愿背弃这样的情感。更何况,朱比亚该如何是好?放不下,实在放不下。“请问,你是朱比亚小姐的男朋友吗?”却在这时,看门人将他的思绪打断。格雷回头看着他,面带笑意地点点头。“呵呵,那就好。跟母亲失散多年,今次终于重逢,却又是天人两相隔。朱比亚小姐实在太不容易了。”看门人明显是一个心地善良的普通人,他同情露易丝和朱比亚的遭遇,尽管他什么也不能做。这样的悲天悯人,固然令人感动,却莫名的未曾起到任何作用。“朱比亚是个很坚强的人,她可以撑下去的。”格雷一直这么相信着,但这次他有些心虚,脑中的思绪乱作一团。他再次抬头看着窗外的大雪,那是他心中的纯白与宁静。不知为何,他总是相信着自己的父母已经与这大雪融为一体,时刻拥抱着他,保护着他。看着他,走向幸福的生活。--我一直这么期许着,在失去你之前,将你好好珍惜。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