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十二章· 。震惊。【艾尔撒】

红。黄。蓝

第十二章 。震惊。【艾尔撒】

还不过清晨之际,警局的格斗术训练房中便传来十分火热的格斗声。众多警员围在擂台旁,加油呐喊的声音使得训练房中极其热闹。艾尔撒身着轻便的红色运动服,绯红色的头发被高高束起。此时的她正好躲过对方从右边袭来的攻击,本想抓住其右腿将他撂倒,没想到对方又从上方袭来一拳。情急之下,艾尔撒迅速转身,再以猛烈的攻势抓住对方的腰部,使其不能轻易发力。眼看就要取胜,却在这时——“艾尔撒,别打了!跟我到办公室来!”伊格尼尔不知从何时出现在训练房,旁边观看的警员们顿时安静下来。台上的两人听其一声令下,也马上收起拳脚,怔怔地站着,满头大汗。“是,我这就过去。”艾尔撒甩手一挥额头上的汗水,拾起被挂在擂台围栏上的毛巾,一跃从上面跳下来,跟着伊格尼尔向反黑组走去。走在右前方的伊格尼尔将手背在身后,虽然表情看似威严,嘴角却时不时地上扬,脸上有种掩饰不住的愉悦。细心的艾尔撒自是注意到了这些,一面擦着汗一面饶有兴致地问道:“怎么?上头下来好消息了?”“哈哈!知我者艾尔撒也啊!”听艾尔撒这么一说,伊格尼尔更是无法掩饰心中的喜悦,大声地笑了出来。“……”艾尔撒看着眼前这个孩子气的上司,实在不好多说什么。回到办公室后,伊格尼尔立即从桌上拿起几张文件交予艾尔撒,激动地说:“你看,上头终于批下来啦!后天我们就起程去H市!”“真的吗?批得这么快?”艾尔撒握起手中的文件,惊喜之情不言而喻。“不过主要原因是全国各地很多警局的反黑组都联合起来发起‘反乐园联盟’,才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嘿嘿!我伊格尼尔一出马,乐园你的末日就要到啦!”“‘反乐园联盟’……”艾尔撒听到这里,眉头突然紧锁——乐园竟然引起全国警界如此之大的反应?凭他们一贯的作风,虽然也是迟早的事情。但是乐园这么多年在黑社会中屹立不倒,必定在警界中伏有卧底。冒然兴起的“反乐园联盟”,这个事情绝对不简单。“艾尔撒?”看着顿时陷入沉思的艾尔撒,伊格尼尔也跟着严肃起来,“怎么?你也想到了?”“这个‘反乐园联盟’我们得防着点。”艾尔撒冷静地回答道。“你说得对。不过不管怎么样,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你这两天好好准备一下,从后天开始,将是一场恶战。”“我明白了。”说完,艾尔撒将文件交还给伊格尼尔,转身离开走出他的办公室。走到门口时,听到伊格尼尔轻声对她说:“有件事情我不得不说,艾尔撒。我不能保证不让杰拉尔受到伤害。”艾尔撒低着头停在门口,眼神中涌现几丝伤感,嘴角却扬起自信的微笑:“我明白!”跟杰拉尔分别后的艾尔撒,几乎将自己武装到牙齿,为了可以打倒“乐园”做尽一切努力。这一次,轮到她为他努力,轮到她救他于水火之中。她没有害怕过任何,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不能保护好他。看着书桌上关于乐园的资料愈垒愈高,艾尔撒稍有一些忐忑的心情,蓦地踏实下来。她该相信自己的,那个约好要与杰拉尔共度余生的自己。--临行前的晚上,艾尔撒房间的灯光一直亮着,她托起下巴,透过窗户静静地看着院中的莲花池塘。现在正是莲花盛开的时候,往年的日子,他们几个好朋友围着池塘坐成一圈,听马克洛夫院长讲述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那时候的他们,单纯得很。马克洛夫经常会把自己的经历夸大其实,唬得孩子们时而倍受惊吓,时而激动万分,时而悲伤流涕,时而喜极大笑……那时候的他们,确实经历着自己人生中最欢乐无忧的日子。艾尔撒的童年绝对称不上幸运,她的家乡在她极小的时候发生大地震,全镇的人绝大部分都丧生于此,其中也包括她那已经记不清容颜的父母。好不容易存活下来,又被人贩子卖到组织中,被人逼迫着做尽偷鸡摸狗等一切不耻之事。可是,活下来才可以,才可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遇见这些事情。杰拉尔、妖精的尾巴、伊格尼尔、警局的所有同仁……只有活下去才会有奇迹发生。艾尔撒出神得想着这一切,不时地转动着手中的钢笔,突然轻声笑出来,她摇摇头对自己说:“艾尔撒·舒卡勒托,你不会输的!”“诶?什么不会输?”“啊!吓我一跳,小久你什么时候冒出来的?”虽被突然闯入的许久吓了一跳,艾尔撒的眼神中却已经流露出身为长姐的温柔。“我来看看你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呀?”许久显然没有为自己擅闯他人房间有一丝丝歉意,她一头扎进艾尔撒的被窝中,像个撒娇的小孩:“艾尔撒姐,今晚我们一起睡吧!”“可是我明天要早起哦,你不怕被我吵醒?”“嘿嘿,我许久才不会被你轻易吵醒呢!”“好吧,我反正就是说不过你这个丫头。”艾尔撒一看时间,的确是为时不早。便放下手中的钢笔,站起身来,换好睡衣,钻进被中。许久立即翻过身来,抱住她,将头埋进她的怀中。小时候,艾尔撒也经常这样抱着她睡觉,像姐姐又像母亲一般。许久的头发很软,摸起来确有几分在抚摸婴儿细软的头发的感觉,她始终是个惹人怜爱的孩子。“艾尔撒姐,一定要记得回来哟……”“傻瓜,我当然会回来。你要乖乖地少给院长惹麻烦知不知道?”“嗯。”那是个极其安静的夏夜,就连夏虫也不忍打扰这难得的宁静时刻。明月高照,池塘中偶有鱼儿跃起,引来一圈圈淡淡的涟漪和好听的水流声,倒映在水中的月亮,被打散后又重新合成明镜般的一轮。房中的好姐妹地抱在一起,睡得好生安详。--H市是乐园的总部所在地,但其基地到底具体在H市的什么地方,这么多年来,警察也没能得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凡事都有物极必反之势,乐园也不例外。在它的黄金时期,猖狂到没有一个警局胆敢接手调查他们的案子。乐园的黑白势力都相当不容小觑,对警察根本是不屑一顾,要说唯一的乐趣,便是耍着警察们玩。所以导致,众多警察敢怒不敢言,心中却积怨深重。这几年乐园的势力开始走起了下坡路,警察们这才纷纷站起来,誓要将它的气焰打击下去。伊格尼尔和艾尔撒到达H市后不久,便马不停蹄地赶到“反乐园联盟”地下会议室。会议室处在一所高级中学的地下室中,所有参与人员大概有20人左右,都是从各地赶来的反黑组精英。正如伊格尼尔和艾尔撒所担心的,乐园的卧底也有可能参杂其中,挑起一些事端。反黑组的人都明白,跟黑社会打交道,卧底向来都是无法避免的角色。特别是在这样出处纷杂的会议中,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卧底自然防不胜防,会议的大部分决策都有可能被临时改变。从现实上来说,“反乐园联盟”并没有太多实质作用。艾尔撒向来有着高于常人的洞察力和直觉性,她到这的主要目的也无非是想要从中揪出一个卧底,以从他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眼下,艾尔撒与伊格尼尔分饰两角。伊格尼尔在会议桌上与其他警官们众说纷纭,艾尔撒则集中所有的注意力观察在座的每一个人。就像在玩一个大型的“杀人游戏”,每一个人的眼神、动作、口气、言语……都让艾尔撒收纳心中。好在会议的历时很长,开了将近4个小时还未结束。当然这也得益于伊格尼尔一直在为艾尔撒拖时间。谁都明白,就算是再厉害的卧底也做不到在4小时的审视下都丝毫不露出马脚。“好的,这次的聚会就先结束吧。大家都是反黑组的佼佼者,我不怀疑大家的能力,接下来我们的侦探人员会按时给大家分发消息,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战胜乐园这个罪恶的组织!”这时,会议的主办人发出结束言论。伊格尼尔在低下悄悄地撞了艾尔撒一下,艾尔撒对他轻轻地点一下头,示意自己已经成功。急不可待地从地下室上来以后,艾尔撒扯着伊格尼尔拐进一个转角,在他耳边说道:“跟踪那个穿宝蓝色衬衣的男子。”伊格尼尔默契地点点头,两人开始将目光紧盯在蓝衣男子。果然不出艾尔撒所料,蓝衣男子在散会后立即单独行动。当时已是深夜十点,街道上人烟稀少,男子故意绕了好几个街口,恐怕就是为了躲避跟踪的人。几经周折,男子最终进入一个酒吧中,艾尔撒他们随即从包中拿出新的衣服换上,以掩人耳目,随即跟着进入酒吧。酒吧中人声鼎沸,音乐声更是震耳欲聋。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伊格尼尔一直对这样的场所很是力不从心,人多嘈杂,一不小心就会把目标跟丢。艾尔撒却像一只竖起所有警觉性的黑猫,无论周围多么嘈杂,她也始终将视线紧紧地锁定在蓝衣男子身上。皇天不负有心人,正在这时,蓝衣男子刻意地与另一在吧台上假装饮酒的男子撞了一下,两人肯定交易了一些什么。艾尔撒和伊格尼尔马上分头行动,艾尔撒走到吧台旁边假装与该男子搭讪,顺手将刚刚蓝色男子给他的东西偷走,是一张储存卡。不用多想,一定是他们刚刚在会议上的谈话内容。从酒吧中出来以后,伊格尼尔也从蓝衣男子手中偷到了他想要的东西,那无疑他接下来的卧底任务。第一次任务,便出师大捷。艾尔撒和伊格尼尔相觑而笑,将资料小心翼翼地收好,正要离开。突然在个时候,一个人从另一个巷口猛地跑出来,不慎撞在艾尔撒身上。艾尔撒立即将其扶起,却发现那人手臂上全是鲜血,明显是受到枪伤——这可不是一般人该受的伤。此时,他将头抬起——“杰拉尔?”“艾尔撒?”--我只是不愿结束,不愿结束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