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十一章· 。决心。【艾尔撒】

红。黄。蓝

第十一章 。决心。【艾尔撒】

清晨的海风,很轻,有着咸咸的海水味。一节又节的破浪,拂上岸来,再轻声退去。到了破晓之时,火红的太阳与深蓝的海面相接,两色相撞,显得深沉又热烈,散发着一种名为“希望”的气息。艾尔撒与杰拉尔倚着对方的身躯,安详地睡着,暂时看来,他们似乎还没有想要醒来的趋势。好在海边的日出,虽然色泽热烈,却并不刺眼,反倒给人一种佯装幸福的舒适感。幸福?到底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说法,源自于每个人都有他们不同的艰难困苦,自然想要的东西也不尽相同。不过,艾尔撒与杰拉尔之间,对幸福却有着一样的追求,或许这就是他们哪怕远在天边,心却近在眼前的原因吧。现在的他们在做着怎样的梦呢?回到那些相依为命的往年,或是可以排除一切万难,相拥在一起的未来?不过是哪一个,此时的他们也不过想再多与对方呆一会儿,仅此而已。直到太阳冲破所有的夜色,直达云霄,杰拉尔才微微睁开双眼。刚睡醒的他显然不适应这般明媚的阳光,他皱着眉头,揉揉双眼,才使得眼睛好过一些。稍一扭头,便看到艾尔撒那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绯红色的头发耷拉下来,遮住大部分的脸庞。杰拉尔轻抚着她的头发,这抹绯红,曾经多少次点亮他那颗黯淡的心——她不知道,或许她才是他坚强到现在的原因。她与他之间,不言“爱”,却彼此心里都清楚,对方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成了不可或缺的存在。如要打个比方的话,恐怕就是那左心房与右心房的关系。彼此相依,不能分离。看着这样宁静的艾尔撒,不知过了多久,沙滩又开始人声鼎沸起来,艾尔撒才缓缓抬起她的头,正对上杰拉尔注视自己的目光,立马觉得很难为情,只得再次把头低下,整理自己那乱蓬蓬的头发。杰拉尔就这样温柔地看着她,笑着,不做多说。他们,总归都不是很善言辞的人。“你今天就走吗?”艾尔撒整理好自己的妆容后,抬起头问他。“嗯,中午就走。”“这么快……”“……”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艾尔撒心里有些焦急,她很害怕这样的沉默,明明肚子里还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对他说。可是一个晚上过去了,他俩之间总是在大部分的沉默中度过。还能再讲点什么?想说的太多,一下子不是从何说起。她在这个时候,很是羡慕许久这样的女孩子,想到什么就可以马上说出来,而她却往往无法做到。“艾尔撒,也许我这么说,你不会答应。可是,我真的不想你有危险。”眼下,杰拉尔突然严肃起来。他太了解艾尔撒,绝对不会对这件事情袖手旁观。“我,不能保证。杰拉尔,从你离开那一天开始,我就发誓让自己变成一个真正坚强的女人,然后,找到你。”的确不出杰拉尔所料,艾尔撒坚定的眼神,再次让他折服。他忽然发现,越是像这样坚强的艾尔撒越让他心疼。这个话题,他们再次没能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或许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很多事情都没有确切的答案。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杰拉尔离开的时候,已是艳阳高照之时。艾尔撒站在地铁站口,看着他走进去。刷卡、找路口、排队等电梯……最终消失在她的眼界。一刹那,就在那一刹那,看着电梯门渐渐合上的那一刻——艾尔撒猛地觉得很是心慌,这样的念头疯也似地冲上心头。她始终没办法再次看着他这么离去!几乎没做考虑,直接拿出卡刷开站门,从楼梯飞快地跑到地下,正好看到杰拉尔即将踏上地铁门口。“杰拉尔!”艾尔撒喘着粗气,对着就要被拥挤的人群推入车门的杰拉尔这样喊道:“你一定要回来!”“我会……”正在这时,车门关闭,杰拉尔的声音顿时消失在站台。不过,有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即可,传达着声音没能传达的信息——“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其实一个简单的信念即可,找回所有被丢失的勇气和信心。跟杰拉尔分别没有多久,艾尔撒便再次回到警局门口。谁知,还未走进门,就听到反黑组里边传来一阵阵激烈的争吵声。推开门走进去一看,果然是那两个孩子气的反黑组组长——伊格尼尔和梅达利卡纳。不过,似乎不同于往日的拌嘴抬杠,从表情上看,两人都气得脸红脖子粗。伊格尼尔更是,一边大声地冲着梅达利卡纳狂吼,一边用手猛烈地击打着桌面。他兴许是觉得这样还不够泄愤,脸上一副想要把对方撕裂的表情,甚是吓人。“你这个胆小怕事的家伙!”“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这件事要从长计议!从长计议!”梅达利卡纳怎么说,也是警局里出了名的好脾气,能被伊格尼尔气得这般大动肝火,也着实少见。对所发事情一无所知的艾尔撒走到几个警员面前,小声地问道:“怎么了?”“你没来不知道,他们俩都吵了快一个小时了。”“是啊,吓得我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原因估计是,伊格尼尔先生想要追到H市去调查‘乐园’事件,梅达利卡纳先生不肯。”“这样啊……”“啪!”还不等艾尔撒他们讨论完,又听到伊格尼尔那边传来一声巨响,原来是工作椅被他摔倒在地的声音。他几乎用着想要撕破自己嗓子的音量对梅达利卡纳吼道:“你去找局长啊!现在就去啊!”说完,又踢了桌子一脚,扭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随着一声重重的甩门声,将自己关进屋中。梅达利卡纳被他气得脸色发白,不过始终败于他强硬的气势,只得呆在原地,默不作声。暴风雨中,这样突然的宁静,反倒更让人觉得恐惧。看着那两座火山相撞,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反黑组的同僚们都如坐针毡。不过,其中到底还有个不怕死的,在梅达利卡纳离开后,冷静地走到伊格尼尔门口,轻声敲响他的办公室门——此人就是艾尔撒无误。这一举动可使得大家都为她捏一把汗。透着玻璃看到,伊格尼尔犹豫小会儿,才起身过来为艾尔撒开门。看上去,他果真冷静了许多。艾尔撒明白,伊格尼尔毕竟是很能力的警察,愤怒这种会影响自己判断力的情绪,他断然不会让其延续太长时间。“伊格尼尔,虽然不知道现在跟你说这件事情方不方便。”“没什么不方便的,说吧。”“我也成年了,让我加入反黑组吧。要考核哪些,你跟我说。”“你疯啦!你现在才18岁,反黑组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才跟梅达利卡纳大吵一架的伊格尼尔再次受到来自艾尔撒的惊吓,虽说早把这小妮子当自己人看,但这也太……“求你了,伊格尼尔,我是认真的。”艾尔撒有这么一种魄力,她说出的每一句话,总是给人一种不得不去接受的感觉,不论那句话的内容有多么不切实际。跟她交涉好几年的伊格尼尔也深知她这种个性,的确,凡是她决定的事情——谁也无法阻止。“……你待会而过来拿张表填一下,从明天开始,我亲自考核你。”“是!”--也许是一种莫名的直觉,在与杰拉尔重逢之前的几个晚上,艾尔撒一直在重复做一个儿时的梦。或者说,那是她曾一度不愿记起的回忆。母亲被压在层层瓦砾之下,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比她头发更红的是,脸上不断涌出的鲜红的血。无论幼小的艾尔撒怎么擦,都试不去母亲脸上的斑斑血迹。这段记忆,在梦中,显得那么朦胧,仿佛隔着一层磨砂的玻璃。现在回想起来,兴许是自己那已被泪水模糊的眼睛。听不清母亲在说什么,耳边是天崩地裂的声音。那么短短的几个小时,他们的世界就像在人世与地狱徘徊。如果死亡有声音的话,那估计是会震破人耳际的存在。有太多人无声无息地离开这个世界,有太多角落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这一切,都在传达一个信息:“他们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不论艾尔撒怎么捂着耳朵挣扎,都不能阻止这个声音传入脑海;不论她怎么玩命地奔跑,也逃不出这无边无际的人间地狱——直到,那个男人,出现在自己身边。他抚摸着她的长发,嘴角泛着血渍,脸颊肿的厉害。他有着坚强自信的明眸,他对她说:“好美的颜色,艾尔撒……就像照进黑暗的第一束光。”梦醒了,只要杰拉尔还活着,她便明白,她的人生中所有的黑暗总有一天会烟消云散。这一天早晨,艾尔撒坐起身,对着照进床头的第一缕光,手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些许温存。她并非是为爱而生的女人,可是,这一些温存足以支撑她,更加坚定的向前出发。--走吧!向着我们的未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