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九章· 。相信。【露西】

红。黄。蓝

第九章 。相信。【露西】

不论你的内心多么坚强独立,你也不得不承认人类始终是不折不扣的群居动物。为什么你会有“存在”?因为你建立了与他人深深浅浅的关系。否则的话,谁敢保证自己不会被孤独杀死?在纳兹开始有记忆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身处于孤儿院中,没有父母,也不知“父母”为何物。不记得自己那时是五岁还是六岁,或者更大,又或者更小。生活的空间是自己那方一米半长的小床和经常照不进阳光的供他们活动的天井中央。每天都是千篇一律的生活,偶尔认识一个小玩伴,没过多久又看不到他的身影。这时,孤儿院的义工会跟他说:“XX被领养啦,纳兹你也乖乖的,不久就会有人来领养你了!”领养是什么?为什么要被领养?现在的生活不好吗?如果被领养,就可以看到更多的玩伴,在更广阔的地方玩耍吗?纳兹脑中有一连串的问题,却不知从何问起。只得把这些问题藏在心里或是抛诸脑后,他只是个孩子,不会想太多,也想不了太多。哪怕是毫无生气的日子,他也这样过着。就像一直把糖当饭吃的孩子,不会明白甜是何种美好滋味;一直孤单着的纳兹,也不会发现自己内心就像一个巨大的空洞的房间,不,更像一个在不断扩大着的黑洞,伺机在某日将他吞噬干净。伊格尼尔来到他们那个小院子的时候,刚好是7月底,是天井里难得会充满阳光的日子。纳兹跟几个小朋友在里面耍着小游戏,在毒辣的阳光下,照样玩得不亦乐乎,追追打打,好不热闹。义工指着纳兹对伊格尼尔说:“他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就已经在我们这里。很活泼,就是不太爱说话。”伊格尼尔满意地点点头,抬腿向着孩子们走去,也不知是刻意的还是怎样,正好使得纳兹一头撞到他身上来,摔倒在地上。纳兹抬起头,阳光太刺眼,他不由地眯起眼睛望去——伸向自己面前的那一只手,很厚大,皮肤粗糙,还有许多莫名的伤痕。那只手完全不像自己的,白白胖胖,干净得什么都没有,似乎可以从上面看出很多很多的故事,这些伤痕就像一块块闪耀的勋章,刺进他心中那座空大房子,痒痒的,却激动人心。“我叫伊格尼尔。”伊格尼尔拉住纳兹的手,让他站起来。不料那孩子盯着自己的手发愣良久,最后自己一个身翻起来,说:“我叫纳兹,义工姐姐说是夏天的意思。”“夏天吗?我喜欢这个季节。”伊格尼尔蹲下来,让自己的视线与纳兹平时,“你愿不愿意做我这个胡子拉碴、极不靠谱的男人的儿子?”“儿子?是让我跟你走的意思吗?”纳兹忽闪着他天真无邪的眼睛,撇着头问道。“呵呵,是啊。”“好!”几乎是没有任何思量的犹豫,纳兹的答复肯定得让伊格尼尔都为之震惊。“回答的这么痛快?”“嗯,因为叔叔看起来好酷!”“酷”是纳兹从一个稍微年长的孩子口中听来的词语,他对纳兹说,“酷”就是这个世界最好的赞美,一定要说给自己最喜欢的人听。“哈哈!真不愧是我儿子!”伊格尼尔一掌拍在纳兹肩上,笑得豪气冲天。纳兹差点没让他一掌再次拍到地上,踉跄了好一阵,也跟着笑起来。“纳兹啊,你知道自己已经6岁了吗?”“6岁吗,我不知道自己的生日诶。”“是吗?那11月20日怎么样?跟你老爸我一天哦。”“为什么要跟你一天?”“因为你是我儿子啊!”那天,纳兹发现心里那座空洞的房子也好不断扩大着的黑洞也罢,终于碰到了开始填满它们的一天。早晨,竟在一堆的文书中爬起来,这对纳兹来说也是相当新鲜的事情。不过早已把这当成家常便饭的伽吉鲁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新奇的地方。他拿着一杯热茶放在纳兹面前,询问道:“我待会订饭,你要吃什么?”“我不挑食的,什么都好。”纳兹捧起热茶喝上一口,“以前我的父亲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么?”他再次环视一下四周,是不到15平的小空间,右边墙面全是书架,因为缺乏整理和他们俩这几天的捣腾,资料文件散得各处都是。所有能贴的墙面都被他们贴满了资料,就连那木质的小门都没被他们放过。工作桌上就更别说了,几乎可以用一片狼藉来形容,咖啡杯、吃剩的饭盒、一次性筷子、被到处乱摆的文具、手机、签字笔、公文袋……乱得让人瞠目。纳兹终于开始深刻体会到,伊格尼尔是为什么不喜欢做家务了——他是一个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奋力工作的人!好在纳兹不是,他皱着眉头开始整理桌上的物品,伽吉鲁见状也不好意思地傻笑起来,连忙跟着一起整理。“梅达利卡纳的公文加上我父亲的,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中心。”纳兹坐回整理干净的办公桌前,开始对这几天忙碌的成果冷静分析起来,“就是他们似乎都在调查,曾经支撑‘乐园’经济支出的大资本家族。”“对,我也发现了。而且说不定不只一家。”“对了,伽吉鲁你知道我父亲离开警局的原因吗?我总觉得发生过什么。”纳兹还是说什么也不能相信伊格尼尔会是那种主动放弃自己灵魂职业的人。“那时我也还在初中蹦跶着呢!不过,听说是因为当届局长出现贪污现象,伊格尼尔先生估计是被排挤出来的。”“贪污……”纳兹拖着下巴开始沉思起来,或许谁也不会发现,他这个动作与曾经的伊格尼尔如出一辙,“啊!你怎么不早说!那届局长是谁,我们赶紧把他查出来!”看着突然激动起来的纳兹,伽吉鲁好奇地问道:“你想到什么了吗?”“嗯。你想想啊,我父亲是在破了‘乐园’这个案子以后,被排挤走的。那么是谁会贿赂局长赶走他呢?”“那个还潜藏在背后的大家族?”伽吉鲁立马反应过来,兴奋地大笑道,“哈哈!总算让我们找到一点头绪了。你等着,我这就去调资料。”说完,伽吉鲁飞快地跑出办公室,引起一阵风再次使得桌上的资料散落一地。纳兹无奈地摇摇头,将资料捡起,正在这时,手机响起。他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绷了很久的嘴角,终于开始上扬:“露西!”“事情有进展了吗?”知道纳兹在调查父亲踪迹的事情以后,露西尽量不让自己打扰到他,她毕竟是懂事识大体的女孩子。“嗯,进展不错。你呢?训练辛苦吗?”时隔这么多天,终于再次听到露西的声音,纳兹觉得自己整个身心都放松下来,疲惫感也拭去很多。“我这边也没什么问题的。对了纳兹……”电话那头的露西突然犹豫起来,“你明天晚上有空吗?”“这,恐怕不好说。有什么事吗?”“也没什么,只是我很想你……”露西的声音越说越小。“……”听露西这么说起,他才想起,他俩现在可还是热恋中的情人。别说露西,纳兹在闲下来的时候也很想冲回去见她一面,再这样下去,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想她想得丧失冷静。没做太多思索,纳兹对她说:“好,明晚,我无论如何也会赶回去的。”“嗯!”收到纳兹的答复,对面立即传来开心的声音,纳兹听了心中同样一片暖意。纳兹不曾问过自己,伊格尼尔与露西,亲人与恋人,他们之间谁更重要?露西亦是。或者他们都觉得这两者没有作对比的必要,因为他们那一方都不愿失去。至少,那时候的他们都坚定地相信着,他们不会失去任何一方。挂掉电话后,露西兴奋地走出房间,楼下蕾比正等着自己。早晨是哈特菲利亚家的佣人们进进出出,最为忙活的时候。今次他们的大小姐也没有闲着,带着露西直径向厨房走去。蕾比母亲此时正在跟其他几个厨师准备今天的食材,厨房中还不算忙得热火朝天,大家偶尔会闲聊几句。露西正好不是那种经常下厨房女子,说来也惭愧,她几乎从来没有来过这地方。她甚至很少见着这种妇女们唠家常的场景,觉得很有意思。调皮的蕾比趁着母亲在专心洗菜,不动声响地走到她身后,大喊一声:“妈!”“哎哟——被你吓死了。”蕾比母亲见着是自己那个调皮的女儿,责备的言语也掩饰不了对她的宠溺的眼神,“来厨房干嘛?”“阿姨!打扰了!”露西看着关系甚好的两母女,心中略有一丝酸涩,脑海中蕾拉那张紧闭双目的脸庞再次从脑海中浮现。不过,虽然心酸,但这毕竟是和谐美好的场面,露西相信着,自己也会跟蕾拉重逢的一天。不论,那段未来会有多长。“露西小姐,您这是……”“叫我露西就好,阿姨。我记得,我母亲在这里还有个独立的厨房,我可以借用一下吗?”“好、好的,我这就去拿钥匙。”蕾比母亲着实被忽然出现的露西吓得不轻,厨房中其他人也相继意识到露西的到来,纷纷跟她打起招呼,原本热闹轻松的气氛顿时变得冷凝起来。露西有些自责,自己打扰了她们的工作与生活。不论她怎样努力,不摆任何小姐架子,也无法融入他们的生活,这让露西有些落寞。好在,蕾比是个聪明敏感的女孩,她牵着露西的手,说:“露西姐,走!我带你去看夫人的独立厨房!”还不等露西答应,便被蕾比扯到厨房西侧——母亲昔日经常为她煲汤的地方,就在这里。拿来钥匙开门进去以后,一个干净整洁,散发着淡淡蔬菜香味的厨房浮现眼前。尽管很久没人使用,但露西仍能感觉的母亲曾在里面细心烹饪的气息。——“烹饪是最能表达内心情意的东西。”母亲曾对她这么说起过。蕾比见露西想得那么入神,马上扯着自己的母亲离开了这间厨房。听见关门的声音后,露西终于展现她所有怀念悲伤的情绪,用手指轻轻地拂拭台面,耳边仿佛响起菜刀切打砧板的声音,母亲就站在她的左边,一丝不苟地将胡萝卜切丝……心中润湿一片,可是露西已经不再孩子气的流下眼泪,她只闭着眼睛,动情地微笑道:“母亲,今天我也要为自己所爱的人,烹饪我所有的情意了!”对我说,即使有一天你我天各一方,我们的内心也如这般相互贴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