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九章· 。相信。【朱比亚】

红。黄。蓝

第九章 。相信。【朱比亚】

秋天即将进入尾声,尽管早晨的阳光仍旧明媚,但已渐渐不再那么温暖,反而投出一丝凉意。路上行人大多将双手插入口袋,清风拂来,恨不得将头也缩进领子里。这样的清晨,若非不得已,恐怕没人愿意出来。可即便是这样,大街上也逐渐人声鼎沸,怕是“不得已”的人实在太多。朱比亚家的楼层高,卧室又是向阳的方向,阳光顿时照满整间屋子。朱比亚皱着眉头,向着没被阳光照到的地方又缩进一些,不停地拉扯被子裹住自己的每寸肌肤,最后干脆退到一个小角落,缩成一团。“疼……”她的声音小得连自己也听不见,脸上的表情用“痛苦不堪”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双臂紧紧地环着肚子,可是不论她如何挣扎,这种发自她体内的痛疼感也丝毫无法减轻。其实这样的痛经早就不是一次两次,这些天她似乎受了寒,比平常疼得更加厉害。疼得几乎站不起来,也不能为自己准备早餐,肚子里空空如也,便越发加重了她的阵痛。就像有谁在用力地拉扯她腹部的神经一样,痛得她翻来覆去,额头上的冷汗大滴大滴地落下来。或许,这也没什么不好,比起心里的疼痛,她现在倒更宁愿用身体去替代。过了一会,门铃声响起。朱比亚千不情万不愿地爬起来,步履艰难地向门口挪去。打开门便看见艾尔撒张开双臂扶住她,惊呼道:“天啊,你脸色白的跟纸一样!”朱比亚一点回答她的力气都没有,顺势倒进艾尔撒怀中,腹部抽痛地越发厉害,她真怕自己就这样痛得哭出来。艾尔撒见她这样,好是心疼,立马把她扶到床上,用手拭去她额头上的冷汗,轻声道:“你等等,我去给你煮点粥。对了,家里有热水袋吗?”“在……书桌的抽屉里……”艾尔撒照着朱比亚说的,赶紧找出热水袋,灌上热水,为她敷在肚子上。兴许是得到了温柔的关怀,朱比亚抱着热水袋,表情总算纾缓一些。如果不是艾尔撒今早给她打了个电话,现在估计她痛死在家中,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朱比亚不是坚强的女子,从来就不是,对于爱,有着像婴儿一样的苛求。因为,越是没有的东西,就越是想要不顾一切地去奋力追求。艾尔撒的手心很温暖,有着亲姐姐一般的味道,朱比亚感受着这样的温度,心情终于平复下来。十几分钟后,艾尔撒端着做好的早餐坐到朱比亚床边,唤她起身吃饭。朱比亚倒也乖乖地坐起身来,双手捧着热气腾腾的白米粥,露出满足而幸福的表情。吃一口下肚,似有一股暖流从口中流入腹部,使得因寒气而疼痛不已的肚子顿时暖和起来。艾尔撒看着孩子一般的朱比亚,眉目间流露出母性,伸手理理她额头上凌乱的碎发,说:“这些日子跟我去住吧,我照顾你。”朱比亚摇摇头,笑着说:“这样就够了,艾尔撒姐。”她心里明白,苛求得越多失去的也越多,就像——对格雷一样。想起格雷,心脏顿时刺痛一下,昨晚那样绝望的情绪再次涌上心头。朱比亚掩饰不住眉间的悲伤,特别是看着待自己像亲妹妹一样亲切的艾尔撒,更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怎么啦?朱比亚?有什么事情别自己憋着啊,跟我说。”朱比亚见着艾尔撒关切的眼神,将饭碗放置一旁,倒进她的怀里,嚎啕大哭。艾尔撒抚摸着她的头发——这个孩子到底经历过一些什么?如此招人心疼。听朱比亚讲完格雷的事情,艾尔撒露出严肃的表情:“朱比亚,你分得清吗?爱与依赖是两码事。爱是尊重,而依赖是苛求。”“我明白,至少我到现在终于明白……”朱比亚曲起双腿,抱着热水袋,红红的眼睛有些失神。“现在明白也为时不晚,去跟他说说吧。把你心里所有的话。”“他会原谅我吗?”“谁知道呢,不过,既然你肯定自己爱他,就不要放弃争取他的机会吧。”艾尔撒帮朱比亚拉起被子,示意她躺下,“不过,你要先把身体养好。知不知道?”“嗯!”此时的朱比亚真像个乖顺的孩子,静静地躺下,闭上双眼,很快地进入梦乡。艾尔撒在她的床边守了一整天,为她做饭,陪她聊天,给她换热水袋中的热水。一直到傍晚才离开,临行前,她对朱比亚说:“不管结果如何,我们的生命都会延续下去。朱比亚,你要学着成长。”朱比亚点点头,遇上艾尔撒是她的幸运,就像曾经遇见格雷一样。只要充满希望地活下去,她相信自己还会遇到跟他们一样温柔的人,来点亮她的生命。现在的她,没有格雷也可以活下去。然而,比活着还要重要的事情是,她爱上了那个叫做格雷的男人,爱不是生命的全部,可是只有爱,生命才会完整。这一晚,她睡得很安宁。再次醒来时,却没有遇见昨天早晨那样的灿烂阳光,比起阳光,取而代之的是“淅沥淅沥”的下雨声。天气阴沉得很,朱比亚站在窗口,抚上肚子,虽然还有点痛,但已不像昨天那般厉害。窗口有冷风透进来,她赶紧拉进睡衣,转身离开。成长——先从学着照顾自己开始。艾尔撒的电话按时打来,她笑着对电话那头说,自己已经没有大碍。挂掉电话后,换好衣服,走到厨房为自己做好早餐,今天要去跟格雷道歉——想到这里,她不自觉地为他也多做了一份。撑着伞走到格雷所在的土木大楼,外边空气太冷,肚子又开始抽痛起来。朱比亚将拉链拉到领口,内心还是十分忐忑。电梯里都是上课的学生,朱比亚不敢保证格雷还在工作室里,但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好在工作室的门并没有关,室内静得出奇。朱比亚蹑手蹑脚地走进去,果然看到格雷俯在工作台上已经睡着。她轻轻地走上前,生怕弄出一点声响。格雷的脸色看上去很差,身上只披了一件外套,似乎工作到很晚才睡着。朱比亚很想伸手抚平他皱起的眉心,却又怕打扰他,只好将伸出去的手半路收回。为不再继续打扰他,朱比亚走出工作室,等在门口。走廊上没有暖气,冷得厉害,朱比亚捂住肚子,生怕它又像昨天一样疼。还好没让她等很久,格雷就被闹钟闹醒,洗漱一番后就拿着书包从工作室里走出来。看到等在门口的朱比亚,愣了好一会儿,语气冰冷但已不想前天那般气愤:“你还来干嘛?”朱比亚觉得兴许是自己的错觉,格雷的语气虽然冷淡,但似乎并不是真的厌恶她的出现。她有些惭愧地低下头:“对不起,格雷……至少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我待会儿有课。”格雷看着面色苍白的她,心中不自觉地心疼起来。他还是没有办法,放任着这样柔弱的朱比亚不管,“在路上说吧。”朱比亚听到后,高兴地点点头,立即跟上格雷的步伐。格雷的课是上午的后两节,大楼里鲜有人流经过,电梯中只有他们两个人。朱比亚知道这是跟他谈心的绝好机会,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突然电梯一晃,灯光顿时暗下来,换成淡淡的应急灯光。身体因惯性而导致差点摔倒,格雷条件反射似的扶住朱比亚,对方的气息猛地袭来。“好像是没电了,诶!我们等等吧。”格雷靠在扶手上,看着旁边的朱比亚。心想这样也好,这两天他心里也很不好过,或许听听朱比亚的解释,对他们俩都好。“格雷,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不尊重你。我很后悔——”刚才的猛烈摇晃让朱比亚的肚子越发疼痛起来,她只好顺着墙壁蹲下来,用力捂住自己的腹部。但她对自己说,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你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那天吗?那天我本来……”“朱比亚!你怎么了?”见到朱比亚的脸色像纸一样苍白,似乎很痛苦的样子。格雷立马蹲下来,扶起她的脸,竟然全是冷汗!“你听我说,那天是我弟弟下葬的日子。我本想、本想跟他一起去的……如果没有遇到你,我可能就真的,呵呵!做了傻事。”声音越来越轻,可朱比亚从没像现在这么安心过,她终于有勇气将深埋于心中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你的头怎么这么凉?够了,别说了!”因为担忧,格雷的声音开始发抖。“没关系,老毛病而已,一会儿就好。”朱比亚附上格雷放着自己额头上的手,“那时候,我觉得你是我的全部,如果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朱比亚!”格雷自己也不敢相信,他会担心到这般地步。看着表情痛苦的朱比亚,他心揪得厉害。她全身冰凉,他便干脆将她抱住,哪怕她还在自己的怀里,碎碎地念叨着她的愧疚。其实,该愧疚的人是他,连解释都不听,便对她大动肝火,真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格雷,你会原谅我吗?”“我不怪你,你只怕你继续伤害自己。”格雷加大双臂的力度,祈求着将自己所有的热气传达给她。“不会了,因为我要坚持住这个爱着你的自己。”朱比亚觉得有些头晕,倒不是因为痛经,而是格雷将自己抱得太紧。又或者是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吧,多想在这个怀中一直停留下去。“我也是……”还未等格雷说完他的回应,朱比亚已经躺在自己怀里,与其说是晕倒,倒不如说是安稳地睡了过去。他轻吻下去,她的额头。电梯中,开始营造一个甜蜜的梦。我要坚强——为了你,为了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