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八章· 怀疑【露西】

红。黄。蓝

第八章 怀疑【露西】

如果只是个平凡简单的女人,在早上醒来的那一刻,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就躺在旁边,如婴儿般平稳安宁地睡着——那便是莫大的幸福吧。其实对于露西来说,平凡不平凡都一样,这份快乐本是不言而喻的。阳光已经冲破云霄,淡蓝色的帐篷中,投入一束温暖的红光。露西张开眼睛,微觉有些刺眼,稍一转头,便对上纳兹那还发着均匀呼吸的鼻头。他果然还没有醒来,露西微笑着想:这个贪睡的家伙!忽然想去外面吹一吹清晨凉爽的风,露西蹑手蹑脚地爬起来,穿上衣服。熟睡中的纳兹似是感觉到右边悄然消失的温暖感,不满地曲起身体,找个适合的姿势,再次进入梦乡。露西见这一番景象,轻笑一声,然后俯下身亲吻纳兹的脸庞——如慈母一般。纳兹的童年中没有母亲的存在,而她的父亲也确实形同虚设,或许也就是这样的同病相怜,让他们相互吸引,以至于一发不可收拾。一走出帐篷,便是迎面而来的习习凉风。露西拉紧身上的毛毯,走到前方草地上坐下。早晨火红的太阳恍然正至眼前。她放空心中所有的念头,只想享受这片刻的宁静。如果有,那么露西想,这就是所谓的生命静止时刻吧。没过多久,眼前突然冒出一杯冒着热气的香茶,一转头,纳兹也披着毛毯坐到旁边:“还是有杯热得烫口茶最享受。”“那是。”露西毫不客气地接过热茶,小啄一口,“还真不习惯呢,纳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细心了?”“开玩笑,我可是计划了……”似乎是后悔自己的破口而出,纳兹低下头,没有将话接着说下去。“计划什么?”不过可惜,露西一点想放过他的意思都没有。“那我要说了,不准笑话我。”纳兹扭着头对露西,得到她肯定的回答后,才说,“我找我们班情圣,跟他计划了将近一个星期。”“什么?哈哈哈哈……”露西听后,差点被茶水呛到,然后笑得几乎岔气。纳兹皱着眉头看着这个每次都不守信用的家伙,心想说什么也没用了,直接使用绝招吧。然后把自己和露西的热茶放置一旁,二话不说抱着还笑得直不起腰的露西转起来。“啊!快把我放下!”“不行。”“啊!我错了,纳兹!我不笑啦!放我下来嘛——”“哈哈!”……回忆起来,这些日子。是甜?是酸?是幸福?是苦涩?没有人说的清,就像没有人可以预见未来的日子。不要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这确实极具诱惑的一件事情,突如其来的幸福会让人顿时忘记一切。以至于曲终人散以后,是喜是忧?又有谁人知晓?回家以后,纳兹把机车停在院子里,一路上哼着小曲走进屋中。才坐下不到十分钟,便听着外面有人敲门。会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的,莫不是格雷?——纳兹怀着这样的想法,慢悠悠地走到玄关,打开房门一看,却是一个素未蒙面的男子。“请问是伊格尼尔先生家吗?”男子看上去一脸正气,行为也合乎于礼。纳兹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并不坏。“是。不过,家父不在……我是他儿子,有什么事吗?”老实说,时隔五年以后,再次从别人口中听到“伊格尼尔”几个字,还是能让顿时纳兹紧张起来。“确实有点事情。对了我叫伽吉鲁。”“嗯,我叫纳兹。你先进来吧。”除了几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平时家里鲜有客人到来,纳兹不太会招呼客人,只得让他坐在还有些乱糟糟的沙发上,泡上一杯热茶。“有事就跟我说吧。家父……失踪很久了。”纳兹双手捧着茶杯,眼神伤感起来。“什么?伊格尼尔先生失踪了?难道是在五年前么?”伽吉鲁惊讶道。“嗯,难道你有他的消息?”“不、不是,只是我的顶头上司,梅达利卡纳先生。他在五年前也不见了。”说到这里,伽吉鲁放下手中的茶杯,在自己的包中翻一会儿,拿出一封信件递给纳兹,“这是我最近整理梅达利卡纳先生的文件时,发现的东西。地址是这里,不过没有些收信人。到这来以后,我发现住户是伊格尼尔家,就估计应该是写给他的。”纳兹连忙接过信件,拆开一看,里面还有一封信,不过收信人却是他。纳兹一眼便认出是伊格尼尔的字迹,心跳顿时絮乱起来,拆信的手抖得厉害。连旁人伽吉鲁看来,都为他捏一把汗。“致让我自豪的儿子——纳兹:也许当你看到我这封信时,我已经不知身处何方。因为某些缘由,不能将信直接交到你手中,只好让我的好友梅达利卡纳先生帮我转达。还望你见谅。纳兹,还记得我当初领养你的时候么?我问你愿不愿意做我这个胡子拉碴、极不靠谱的男人的儿子。你回答得很肯定,你说,因为我看上去很酷!其实,我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活了大半辈子,连个老婆都讨不到。如果我是个基督信徒的话,肯定会矫情地呼道,啊——你真是上帝赐予我的礼物啊!呵呵,不过,你也知道,你的父亲我说不出这样的话吧。现在你的酷老爸不得不离开你了,我甚至想象得到你的反应,想象得到你大喊大叫的样子,然后生我的闷气,三天不跟我说一句话。诶,你怎么偏偏像了我这个臭脾气呢?纳兹,不管怎么样,看到这封信后,你一定要冷静下来,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有时间还是要记得搞干净屋里的卫生,衣服要叠好才能塞进柜子里,学着做点简单的饭菜,每天早上的锻炼不准少……你看我,变得跟个大妈似的,啰里吧嗦。身为父亲,我也多想就这样啰嗦你一辈子,你知道么?不要问我理由,即使是我,也有自私的时候。纳兹,你就是我最大的自私,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卷进这些事情里。所以,不要来找我。不然,你是见识过我生气有多可怕的。就从现在开始吧,让我看看,你一个人可以生活得很好。我相信你,因为你是伊格尼尔一手培养出来的好儿子,对不对?最后,露西是个好女孩,好好对她。伊格尼尔上”纳兹深吸一口气,一个字一个字读进心里,心中翻腾得厉害,差点就要在刚认识的伽吉鲁面前掉下眼泪。沉默,良久的沉默,房间中安静得让人窒息。纳兹很少有将情绪忍着这么深沉过,最后也只有把信收进信封,苦笑道:“真是的,这么重要的诀别信也写得这么没水平。”“纳兹,你还好吗?”伽吉鲁战战兢兢地问道。“没关系。那你接着说你的事情吧。”纳兹再次拿起茶杯,放到嘴边喝上一口,却发现茶已凉透,不禁皱起眉头。“那我接着说了。你听过‘乐园’吗?”“我父亲以前瓦解的那个黑社会组织?”“没错。其实当时是伊格尼尔先生、梅达利卡纳先生和一位很年轻的警探一起解决的案子。不过……‘乐园’的体系是在过于庞大,他们当时也没有将所有余党全部抓住。”伽吉鲁说到关键处也忍不住紧张起来,端起杯子喝口水,接着说,“伊格尼尔先生离任以后,我的上司梅达利卡纳先生一直在负责清查余党这件事情。”“你这么说,他们两人的失踪跟这件事情有关?”“对,而且……纳兹,我说了,你不要伤心。”见过纳兹刚才看信的表情,伽吉鲁也颇有些担心他能否接受自己的推断,“我怀疑梅达利卡纳先生已经遭遇不测,伊格尼尔跟他在一起的话,估计也……”“不可能,就算费点时间,我也不相信伊格尼尔会完全输给那些黑老大!”纳兹激动道。“我也只是猜测,纳兹。而且,这两年‘乐园’的余党果然又开始活跃起来。我最近就在接手调查他们的案子。看样子,他们的行动,没有成功。”不得不承认,伽吉鲁分析得很有道理。纳兹被他说得无言以对,只得冷静下来,寻思一会儿,说:“这么多年,我终于有了他的消息。伽吉鲁,你留下来吧,我把父亲所有的东西再搜一遍,也许能找到一点线索。”“真的吗?太谢谢你了,纳兹。”一直被“乐园”余党的案子搅得头疼的伽吉鲁,开心地握起纳兹的手,大声说道。纳兹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拽着手中的信,在心中默念道:伊格尼尔,如果这就是你不希望我干预的事情的话。那我只能违背你的意思了!露西回到家时,已经是中午,心中还是满满的甜蜜,甚至觉得手心的温暖还未散去。行走在自家的大院中,竟有种漫步云端的感觉,嘴角的笑容一直未曾散去。正在这时,湖中央的大房子里走出一行人,露西转头一看——除了她那高高在上的父亲大人,还能有谁?露西想着自己心情好,不打算与父亲多做交涉,马上退到一旁,给他们让行。其实自己从小到大,基本上也只能在路上碰见父亲,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保镖、秘书、下属以及各个拍马溜须的企业老板。露西自然是不太待见这些人的,可是碍于自己大小姐的身份,也不得多说什么。“这就是传说中美丽动人的露西小姐么?”来人的话语,极其轻浮。让露西听了很是不舒服,她没有做声,只在心中默念着,希望他们快些离去。“约瑟,这可是我的女儿!”父亲丝毫不带感情的、生硬的说出一句看似在保护露西的话。可是也不过是为了表示自己的威严吧,露西想。那人听到久德的喝斥,立马乖乖地闭上嘴,转身离开。那一行人离开后,露西深叹口气,全身的肌肉都放松下来。缓过一阵后,露西猛地反应过来:“约瑟?那不是前几天新闻里说,潜逃嫌犯的名字吗?”曾经,你我都不知道,命运在这一秒改变。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