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八章· 怀疑【朱比亚】

红。黄。蓝

第八章 怀疑【朱比亚】

朱比亚自认为自己还不算患得患失的人,但有时事情进展太突然,还真让她适应不过来。哪怕,她承认自己也幻想过这样的情境。餐馆中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朱比亚碗中的饭菜也没有再多动几口。格雷坐在对面,似乎为了掩饰某种情绪,而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手机。朱比亚一边低着头吃饭,一边偷看着格雷,他会怎么想自己?他会不会发现自己的对他的情感?不自信的朱比亚,不敢再让自己多做妄想,尽管格雷刚才在她面前煞有介事地解释自己跟那个女生只是外戚关系——格雷是在乎她的,她感受到了。但这能代表他喜欢上了自己么?一串又一串的问题,搅得朱比亚脑中极其混乱。明明很热闹的餐馆,到了他们这一桌,仿佛被一种诡异的气氛隔开,变得十分安静。“格雷,你在想什么?”朱比亚在内心默念道。而格雷这边,的确也不是很平静。他不像纳兹,一旦意识到自己的情感,便会毫不做保留的表达给对方。在认识朱比亚之前,他甚至觉得自己大学五年都不会谈恋爱。但是,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她误会自己呀!朱比亚总是很安静地陪在自己身边,老实说,发现她在跟踪自己的时候,居然觉得有些开心。然后便是在心里默念着赶紧跟外戚表妹分手,回头向她解释。那样蹩脚的自己,还真是不太习惯呢。——“你要喜欢,就去追人家啦。”纳兹的声音突然在心中响起,格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追女生?怎么听都不想现在的自己会做的事情。餐馆里的人越来越少,他们一顿晚饭似乎吃了有一两个小时之久,手机里能翻能看的东西都让他读了个遍。这样的气氛太让人难受了,格雷开始在心里打腹稿,接下来能跟她说点什么好。“你今晚做什么?”“你今天晚上还要做设计吗?”终于鼓起勇气打破平静,突然正好碰上两人同时说话。朱比亚跟格雷的愣了几秒,又接着笑道:“出去散个步吧。”“我们是不是该离开了?”又是同时说话,两人忍不住笑起来。不知是不是,上帝听到了自己内心的祈祷,终于让两人的气氛正常了一点——格雷在心里想。走出餐馆,才发现刚刚下过一场雨。格雷不禁想,他们还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莫名其妙地在餐馆耗了那么久,正好躲过一场大雨。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冷,格雷跟朱比亚都穿得不多。朱比亚更是冷得瑟瑟发抖,今天来了事,手脚极其冰凉。也不知是不是她怕两人的气氛又变得很奇怪,坚持没有表现出自己很冷的样子,故作镇静地跟格雷一路闲聊起来。细心的格雷可没有放过朱比亚一丝一毫的变化,立马说:“你在这里等会儿,我去买杯奶茶。”说着,便向马路对面跑去。正在此时,一种莫名的幸福感从朱比亚内心油然而生。不太幸运的童年生活,让朱比亚变成一个很容易被感动的人。看着格雷一路小跑的身影,心中这种温暖的充实感让她不禁微笑起来。对于她来说,格雷给予了她太多太多,哪怕他自己并没意识。但就是这样的无意识,一次又一次冲击着朱比亚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她可以诚恳地对自己说,她是被他拯救了的。却不敢当面表现给他看,一想到这里,就多么想责怪自己的懦弱,简直无地自容。没过多久,格雷便喘着粗气出现在自己面前,端起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可可送到朱比亚面前:“喝吧,暖暖身子。”接过格雷递来的热可可,朱比亚想,幸福就是这样的一杯可可——甜蜜爽口,温暖人心。“嗯,好喝!”“嘿嘿,走吧。”冬天即将来临,夜晚出来游街的路人眼看着一点点减少,不过还有着让人愉悦的小热闹。朱比亚对这个城市的好感,便在这个地方。不算发达,却人情味儿十足。朱比亚家离学校很近,一直住在校外,格雷住在宿舍。他在心里打算着在送朱比亚到家以前,至少要跟她说清楚,他们现在的关系。——“你要是喜欢,就去追人家嘛。”纳兹这句话再次在耳边响起。格雷敲一下自己的头:“好啦,知道啦。”“什么?”一旁的朱比亚诧异地看着,突然冒出一句话的格雷。彼时他才注意到自己还一直走在朱比亚旁边,立马不好意思到:“哈哈,对了,朱比亚在这里住多久了?”“从五六岁就开始住在这里,怎么?”朱比亚想了想说道。格雷倒是没有在意朱比亚的回答,只在暗想:还好,转移话题成功!第二次来朱比亚所住的地方,格雷从上次开始便不太中意这个小区。它过于冷清,虽然偶尔也有人经过,却也打破不了这个萧杀的环境。花坛中的草木,因为长期缺人打理,长得东倒西歪,更是给人一种荒凉感。现在又是即将进入冬天的时节,甚至有几分阴森的感觉。要在这样的地方跟朱比亚敞开心胸聊天,还真是缺乏情趣。格雷在心里吐糟道。“那个,朱比亚。你怎么看……我啊!”一句话还没说完,格雷突然一不小心踩进一个小水滩。打湿鞋不说,水溅到腿上弄湿了裤子,顿时腿脚冰凉冰凉的。不过格雷在意的不是这个,是自己一句好不容易挤出来的话,就这么被打断了。朱比亚果然没有关心格雷的话语的内心,立马扶住他说:“没事吧?”“哎,真不该穿布鞋的,全湿了。”格雷看着自己湿透的布鞋,一脸不满地说。“那到楼上来,我帮你把鞋和裤子烘干。”格雷赶紧说:“没关系,我回去自己烘也行。”“会感冒的!”“啊……好吧。”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态度如此坚决的朱比亚。朱比亚家说是一个人住,还真有点大。三室两厅,家具陈设都十分简单,杂物也非常少。客厅的沙发有些陈旧,却可以看出是很高档的真皮沙发,朱比亚似乎很少在上面休息,座面整洁得过分。往客厅内处走上一个台阶,上面摆满了各种摄影器材,三角架就有五六把,被很整齐地摞在一起。电脑也在这里,看来这才此朱比亚最常呆的地方。“格雷?浴室在餐厅过去右拐。你先去吧,我去帮你拿衣服。”直到身后的朱比亚开口对自己说话,格雷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不应该这么注意她所住的房间。他立即回应一声,按着朱比亚说的,走进浴室。到底是女生用的浴室,空气中还弥漫这一种沐浴乳的香味。格雷正将裤子脱下,听到门外传来朱比亚的声音:“衣服放在门外的篮子里。”“嗯,好的。谢谢!”换好衣服从浴室里走出,朱比亚正在为他刷鞋,格雷马上抢过去说:“不用的!朱比亚,我自己来就行。”“你去客厅玩电脑吧,这些还是女孩子做比较好。”朱比亚看着他笑了笑,表情似乎很满足。格雷也不好再拒绝她,但也不敢丢她一个人在这里刷鞋,只好又挑起话题说:“那好吧。对了,这里真的只有你一个人住吗?好大哟。”“嗯,以前跟弟弟和养父母一起住的。后来养父母去了澳洲,就把这房子留给我们。你穿得裤子就是我养父以前的。”“原来这样啊。”“哎,你去客厅吧。我自己在这里就好。”朱比亚再次抬起头,看着格雷说。格雷想了想,还是乖乖地走向客厅,才发现朱比亚已经为他把电脑开启。真是个温柔细心的女孩子,格雷对她的好感又上去一层。女生不像男生,电脑里几乎没什么游戏,再说格雷现在也没有心思玩游戏。一想到自己正处于朱比亚家,还让她在卫生间为自己刷鞋烘衣服,心里就平静不下来。只好到处翻翻,看有没有朱比亚拍的图片,毕竟他还是很欣赏她的摄影水平的。找了好一会儿,终于在一个文件夹中看到了她的摄影作业。这个文件夹中还有一个独立出来的新文件夹,连名字都没有。格雷估计应该也是她的作业,想也没想便点了进去。有人说,活着的生命由一个又一个概率构成。如果先前有一个变动,便有可能完全走向不同的结果。如果朱比亚没有跟踪格雷跟他的外戚表妹;如果她没有被格雷发现;如果他们没有一起去吃晚饭;如果他没有送她回来;如果他没有不小心踩进水坑,让她邀请他回家烘衣服;如果他没有让她觉得很幸福,完全忘了自己先前的所作所为;如果她没有细心地打开自己电脑,让他放松……只要有一个变动——朱比亚都不至于让格雷看到自己偷拍他的所有照片!捧着被烘干的裤子和鞋,走进客厅。却看见格雷黑着脸瞪着自己,她简直不敢去揣摩格雷此时的愤怒。只能屏住呼吸,等着下一秒的——世界崩塌。“你看到了……”“朱比亚……你疯了吗?”格雷的声音开始发抖,愤怒、失望、难以置信种种情绪充满内心。朱比亚一个字也说不出,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或许她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不管曾经做了多少心理准备,这样绝望的心情还是向她袭来。面对格雷的斥责,她只能低着头,除了默认一切,她什么也不能做。“够了,把衣服给我。”格雷也怔了好一会儿,最后深吸一口气,几乎是用抢的把衣服拿过来,直接绕过朱比亚走进浴室。“嘭!”不到一分钟,又听到了格雷重重地将门甩上,走出房门的声音。“嘭!”所有的一切,都到此为止。“嘭!”从现在开始,他再也不会搭理自己。“嘭!”连远远看着他都不再可能。“嘭!”顿时丧失所有力气,瘫坐到地上,眼泪也似乎失去了支撑的力量,应声落下。“嘭!”他的心门,永远为她关上。对不起……原来我是真的爱疯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