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八章· 怀疑【艾尔撒】

红。黄。蓝

第八章 怀疑【艾尔撒】

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只想疯狂地去找到他。走遍大街小巷,拦住一个又一个路人,把他的样子描述得越来越详细;去他可能会去的任何一地方,甚至连某个路边的男公厕都不想放过;傍晚一个人走在车来车往的大桥上,看着暮色降临,心中愁思万千……艾尔撒不是个任凭情感宣泄的人,哪怕曾经对杰拉尔的思念,快要将她侵蚀。她也只是在深夜中,茫然一番,不做任何过激反应。这些年来,她的内心就像一个愈发庞大的容器,她将所有的情感承载其中,无非只是害怕自己的感情会溢出来罢了。她在这个时候,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终于,渐渐地,她逼着自己感情迟钝起来。那是18岁以前的她最真实的想法,直到——看到杰拉尔从自己眼前出现又再次消失,她终于碰倒了心中那个硕大的容器,所有的情感,一泻而下。“小久,你看到了么?那是杰拉尔……”艾尔撒哭着说,“我终于又见到他了。”她们仍站在马路中央,车鸣声、人潮声、发动声、叫卖声……这些平时已经习惯了的吵闹,在那一刻,变得极其喧嚣。死死地盯着那个空掉的车位,她也多想一闭上眼睛就回到刚才的时刻——她冲上前去,抓住就要上车的他。让他们,得到久违的重逢。在那之后的第二天,艾尔撒便早早赶去警局。那里是她除了“妖精的尾巴”以外,最熟悉的地方。从16岁开始,她便帮这里的警察查一些案子。虽然不是正式的警员,但也帮了不少忙。此时她正对着埋在文件中抬不起头的中年警探,皱着眉头道:“最近很忙么?伊格尼尔。”伊格尼尔知道是她来了,也没抬头。手头的文件让他很是头痛,他没有回答艾尔撒的问题,只是在不耐烦地喃喃着:“局里都是些粗心的大男人,文件乱七八糟的,也没人整理。”“话说自己办公桌上经常是一片狼藉的人,没资格怪别人粗心吧。”哪怕跟眼前的男子年龄相距十几岁,早熟冷静的艾尔撒也可以毫不留情地吐糟他。“诶,那正好你来了,帮我整整吧。”伊格尼尔终于抬起了他的头,看着艾尔撒不好意思地要求道。艾尔撒也料到他会这么说,摇摇头坐下来,拿起一沓文件开始整理。“这些都是跟‘乐园’有关的案件?”“嗯,是啊。有消息称他们最近在我市有个很重要的交易,似乎是上个月国立博物馆被盗的镇馆古董。我们正着手调查此事。”“很棘手吗?”“是非常——棘手呀!你也知道,‘乐园’那帮人做事都极其谨慎。要钻他们的空子,真是比登天还难。”“是哦,看这些案件,还没有一件可以有证据控告他们的。”“我在分析,他们这次会派谁来做交易。如果可以从他入手就好了。”两人一边整理着文件一边冷静地分析起这次案件。艾尔撒暗想,此时恐怕也只能将杰拉尔的事情搁置一旁。但她也实在不想失去这次可以跟他重逢的机会,内心正十分纠结。伊格尼尔突然抬起头问她:“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呃……也没什么,就是想要你帮我找个人。”“找人啊,不好意思。最近还真抽不出时间。”“没关系,我也看到了,你忙你的先。”办公室里顿时安静起来,看来这次的任务真不算轻松,艾尔撒也很少看到伊格尼尔的办公室有气氛这么凝重的时候。没过多久,走进来一位警员,对伊格尼尔说:“我打探到了,他们今晚会在中心第三大桥底下交易。”“真的吗?太好了,我们这就去准备一下!”伊格尼尔一拍桌子,兴奋地站起来,“你做得不错!”“我跟你们一起去吧。”艾尔撒也跟着站起来,对他们说。“不行!太危险了。你不能跟去。”“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的实力么?”艾尔撒面不改色地冲着伊格尼尔说。“……”他顿时想起艾尔撒上个星期,练习格斗术时,撂倒了他们反黑组的三个大汉。至今这三个人一提起艾尔撒的大名,还能出一身冷汗。伊格尼尔看着眼前这个坚定帅气的少女,从某种程度上,他也是她的师傅之一,心中不免冒出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想法。犹豫再三后,也只好退一步说:“好吧,不过没有我的命令,你绝对不准行动。”“Yessir!”那些日子,附近的沿海城市正在挂台风,艾尔撒所在的城市也时常刮起大风。中心第三大桥是离市中心最远的一座桥,桥底下一般鲜有人流。但是一走出去,便是繁华的街道,很适合在交易完以后,立马用人群做掩护,逃出警察的视线。换句话说,如果伊格尼尔他们没有在“乐园”一帮人交易时,抓出他们的把柄,一旦让他们逃脱,就很难再找到他们的线索。“果然不是一般的棘手啊,而且还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携带枪火。”艾尔撒躲在一堵桥墩后,小声对伊格尼尔说。“我估计他们应该有携带枪火。我市在检查枪支方面做得很不好,恐怕他们也是抓住了这一点才……”“等一下,有人来了!”艾尔撒立马打断跟伊格尼尔的对话,他们在桥底下躲藏了将近8个小时,终于在见到有两个人向桥底走来。伊格尼尔凭着多年跟黑道打交道的经验判断,这两人虽然穿着普通,但是看他们的气势与表情,绝不是一般路人那么简单。艾尔撒的视力要更好一些,她注意有个人一直在看手表,看来果然是他们交易的时间到了。反黑组的几位队员都屏住呼吸,风越吹越大,蓦地卷起一层灰尘,艾尔撒的视线模糊起来。就在灰尘落去之时,那两人的对面又出现三个人。“他们来了!”有一个队员兴奋地说道。“冷静!”伊格尼尔严肃地说,“看清楚他们拿的什么。”艾尔撒身后的女警员拿起一个小型望远镜看去:“好像是一个铜器……”“什么?!让我看看。”伊格尼尔将望远镜拿过来一看,惊讶地说:“这就是国立博物馆被盗的神女戊鼎啊!”还不等重案组一干人缓过神来,他们已经用很快的速度交易完,眼看着就要分手。一位年轻的警员坐不住了,大叫一声:“警察!”然后追了出去。“笨蛋!你干什么傻事!”伊格尼尔跟着站起来,气愤地呵斥道。他早就觉得,这一切太顺利了,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但是箭一射出,他也不得不跟出来。艾尔撒也觉得这里很不正常,紧跟了上去。果不其然,五人一见他们,脸上没有丝毫的紧迫感,反而漫不经心地说:“哟!各位警察叔叔们这是干嘛,搞演习吗?”“少说废话,你们手上是什么?这不是神女戊鼎么?”伊格尼尔走上到拿着鼎的男子,把鼎夺过来,黑着一张脸说。“神女戊鼎?哈哈!到底只是些条子,这么明显的仿制品都看不出来?”后来的三人中,一位明显起领头作用的人大笑道。“仿、仿制品?”“是啊,我们开了家古风餐馆,买个仿制古董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鼎被夺走的男子,故作老实地说道。“那你们大晚上在这里交易干嘛?”艾尔撒走到领头跟前,表情冷凝严肃。“正好在附近吃饭,就顺便碰头,交个货呗。我说美女,你们市的警察都管这么宽的吗?这可不利于城市对外发展呀。”领头看出艾尔撒年纪很小,语言中充满戏谑,这让她相当不舒服。突然,伊格尼尔大呼一声:“不好,被摆了一道!”说完,猛地追了出去。听他这么说,艾尔撒也立即反应过来——这明显就是调虎离山之计呀!他俩飞速跑出桥底,正好看到一辆车从他们眼前开过。看着那辆即将消失在马路尽头的车,艾尔撒顿时愣住——那不就是上次杰拉尔乘坐的车么?伊格尼尔见状,直接冲上从警局开来的便车,打算追上去。反应过来的艾尔撒也马上跳上车,死死地盯着那辆车:“伊格尼尔,你调查‘乐园’这么久,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杰拉尔的人?”“杰拉尔?那不是‘乐园’首脑杰尔夫最近最器重的人吗?该不会这次是他来交易?!”伊格尼尔猛踩油门,不至于让两辆车隔得太远。那辆车上的人似乎意识到了有人追来,不停地在各个路口转弯,让他很是头痛,“看来我们这次碰到了很厉害的对手啊。”这一刻,艾尔撒的脑中开始“嗡嗡”作响,除了那一句“杰尔夫最近最器重的人”,她什么也听不见。全身的血液就像倒流一般,直冲大脑,她难受地几乎出不来气。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为什么……为什么是你……”“艾尔撒?你在说什么?难不成你认识他?”伊格尼尔看出了艾尔撒的失态,焦急地问道。可是艾尔撒已经说不出一句话,这种快要窒息地难受感几近侵蚀她的全身。整整十分钟后,她才平静下来,对旁边的伊格尼尔说:“求求你,伊格尼尔。今晚一定要追上他。”终于有一天,你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仿佛被命运重重地摆了一道,你之前为与他相遇,做了那么久的心理准备。却几乎绝望地发现,他以他你最不愿看的的样子呈现在你面前。这时,你听到了那些日日夜夜轰然倒塌的声音——多么让人心痛!我曾经居然有过那么一刻,心想,如果没有与你重遇,是不是会更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