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七章· 。新途。【露西】

红。黄。蓝

第七章 。新途。【露西】

“后来呢?你们开始交往了?”“嗯……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这些日子,曾常年把自己锁在房中看书的蕾比,终于开始学着踏出房门。虽然不过是多走几步到了露西房中,不过也算是进步吧。至少她自己是这么想的。虽说有好几岁的年龄差,不过一聊到这种小女生的八卦问题,年龄什么的真不是界线,再说蕾比也确实算是一个比较早熟的女孩子。即便是露西大小姐,这种闺蜜小聚会也跟平常女孩子没什么区别。露西抱着“哈比”故作镇静地跟蕾比诉说着自己跟纳兹的事情,多说几句后,还是忍不住脸红起来:“可能说起来很丢脸,不过这还真是我的初恋呢。”“嘿嘿,要我看。你以前不谈恋爱,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吧……”“胡说!我才没这么矫情!”快20岁才对爱情这种东西开窍的露西大小姐,连掩饰内心想法的小动作都跟15岁的小少女没什么区别。蕾比忽然觉得,那位纳兹哥哥还真不容易。蕾比正要说什么,露西的手机顿时响起,一看,果然是纳兹打来。识相的蕾比便马上闭嘴,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对小情侣。露西害羞地看了蕾比一眼,马上拿起手机走到窗边去接纳兹的电话。等她回来以后,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那个,明天,他约我出去。”“我就知道,那很好呀。啊,对了……”说到这里,蕾比一脸诡笑地凑到露西面前,“这次接吻不要再咬到人家舌头了哟!”“蕾比!你这个家伙!你也太早熟了吧!”第二天午饭后,露西打扮一番刚走出房门,竟与久德撞了个正着。因极少在自己睡房这一栋楼见着父亲,露西不免有些吃惊。久德依旧未改他那万年冰山的表情,露西对此也早已见怪不怪:“父亲大人好!”“我听说,你跟那个叫什么纳兹的小子好上了?”虽然是问句,可是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感转折,生硬得就像从一台机器中传出的声音。不过,露西感兴趣的是,他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她的感情生活了?她眼前这个人,比起“父亲”这个称谓,更适合他的应该是“商人”。若不是关系到他的利益问题,他是绝对不会多看她一眼。露西想到这里,皱起眉头,倒吸一口气:“我确实在与纳兹交往。”“我看你现在还小,随便你。不过再过几年,就由不得你这么放肆了。”久德很高,多年来居高临下的生活,也让他养成了俯视众人的习惯。低着头的露西,顶多只能看到他的下巴,但是也能感觉到他冰冷的目光。“父亲……”不过久德这句话倒真激怒了露西,她可不是那般听天由命的女子!露西抬起头,正视着自己的父亲,愤懑地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把你的头给我低下去!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不等露西表达完她的愤怒,久德先一步呵斥道。吓得露西心脏都快跳出来,她确实大意了,久德是个多么威严可怕的男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当面反抗久德,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露西不由地环起双臂,她发现自己竟害怕得发起抖来,嗓子里好似卡上了一块坚硬的石头,堵得连气都出不来一口。“你可以走了。”久德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女儿被自己一句话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再次把手背到身后,踱步走向走廊尽头。等久德离开走廊好一会儿,露西都没能缓过劲来。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后,露西擦掉自己额头上的冷汗,移动步伐才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脚软:“呵!我竟然胆小没用到这个地步……”她确实相当自责,本以为自己可以多跟父亲顶上两句,却发现根本就连他的眼睛都不敢直视。露西懊恼地提着包走出大门,正好见着纳兹等在自家门口,用自己载满阳光的笑容迎接着她,一如既往。她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烦恼全部烟消云散,出门前兴奋的心情再次涌上心头。露西快步走到纳兹跟前,换上他的手臂,笑着说:“我准备好了,走吧。”她此时想,这点幸福,任谁也不能从她身边夺取!“对了,你今天要带我去哪里?”纳兹笑着没有直接回答露西的问题,直径把她带到一架机车旁。露西见状,嘟着脸道:“好家伙,人家第一次跟你正式约会,你带我去飙车?”“不是啦,你看我背着这么大一登山包……”纳兹自信满满地拍拍自己背后的大包,凑到露西耳旁,笑得像个就要做坏事的孩子,“我们私奔到郊区去看星星吧!”“那你就更不得了了,还想拐卖我!”露西嘴上这么说,还是毫不犹豫地接过纳兹递来的安全帽戴在头上,“慢点开车哦。”纳兹把登山包系在机车后,帅气地跨上车,答道:“那当然,后面坐着的可是我们家露西大小姐!”露西把头靠在纳兹背上,重型机车开起来十分喧闹,她却觉得内心相当平静与安宁。风“簌簌”地灌进衣服里,拥着纳兹却只觉着很温暖。露西看着城市风景飞速退后,竟产生一种梦幻般的不真实感。她立即打住自己这种患得患失的想法,双手不自觉地加大了抱着纳兹的力度。纳兹细心地感受着,背后传来的微小变化,发自内心地微笑起来:“露西,我要飙车了哟。”结果这个孩子气的家伙,还是不管不顾地飙起了车。露西叹口气,机车发出更大的噪声,周围风景几乎连成一条条细线。谁还要在乎那些呢?他们现在在一起就好。将近四个小时的车程,两人终于到达郊外。用过晚餐后,天色逐渐转暗,纳兹带着露西走到一座山脚下:“问过村民了,这座山很安全,而且很适合看星星。”露西却憋着嘴说:“但是好高啊。”纳兹环上她的腰际,凑过来道:“你爬不动了,我背你。”露西知道这小子又在使坏了,她怎么会舍得让他背?只得让纳兹抓着一步步前往攀爬着那一阶阶看不到尽头的阶梯。其实,她并不讨厌爬山,反而觉得很有意思。不过无奈自己不是喜爱运动的女孩子,还未爬过一半,就体力不支,大呼着要休息。在晚上爬山,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虽然阶梯旁零零稀稀挂了几盏马灯,但是灯光黯淡,没达到照明效果不说,反倒更让人觉得惊悚起来。脸上还有汗水,凉风吹来,那叫一个冷飕飕。露西紧抱着纳兹的右手,把头也贴了上去。纳兹见状,再次坏笑道:“这个点,那些孤魂野鬼什么的也该出没了吧——”露西听到后,背后汗毛都竖起,只得踹那罪魁祸首一脚,也不知那里突然涌起的力气,一个人直冲冲地向山顶走去。纳兹怕那小妮子真出什么事,赶紧上去赔罪,一路上吵吵嚷嚷,好不热闹。眼看着就要到山顶,露西突然扑到纳兹背上:“我走不动了。”不料纳兹似乎料到露西会在这里求自己背她,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横抱起来。弄得露西不好意思起来:“不、不用这样啦,你背背我就可以了。”“那怎么行呢?露西公主。”纳兹凑到露西面前,近的几乎只要再往前一点,两人就可以亲到。露西被他弄得大脑缺氧中,哪想得到,这小子又要打什么主意。没过多久,两人到达了山顶,纳兹真不愧是体院出身,抱着露西,还背着那么大的包,大气都没喘一口。倒是露西一直处于缺氧状态。纳兹将露西放下,奄然一副骑士作态,弯下腰来,毕恭毕敬地说:“可否有请露西公主,与在下共度此一良宵。”露西也跟着演起来,宛如白天鹅一般,高贵地说:“那就在此麻烦纳兹·多拉格尼尔卿了。”“哈哈!”“呵呵!”秋夜是赏星观月的好时节,纳兹事先似乎查好了今夜会是一个繁星夜,现在放眼望去,真是满眼灿烂星光。露西披上纳兹带来的毯子,坐在草地上,抬着头,享受星光带来的点点浪漫。今夜连风很少刮起,不知是天公作美,还是纳兹终于细心了一把,挑了个好日子。搭好帐篷后,两人一起躺进去,露出头来看着星空。露西兴致极好,拉着纳兹说:“这边是仙后座,那边是小狮座,天气真好!我们还可以看到猎户座,你看!就是那里!”纳兹不说话,跟着露西的手指方向,欣赏她所指的各个星座。露西是爱极了星空的人,一提到星座,就真是打开了话匣子,口若悬河地为他介绍每一个星座的形状和来历。见她这般开心,纳兹也终于放心下来,自从蕾拉变成植物人以后,就很少再次见她笑得这么开心过。他们都知道,两人在一起后,还会遇到更多的坎坷。但是恐怕世间万物都是如此,如不经历这一切艰难困苦,又怎能见着那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兴许只为博得露西红颜一笑吧,纳兹摇摇头,嘲笑自己怎如此般感性起来。看着在一旁笑得比星光还要灿烂的露西,纳兹不禁伸手抱住她,露西终于有了点身为恋人的自觉性,也翻身与他相拥在一起。“我今天很开心,纳兹。”“那就奖励我一下吧——”伴着语音落下,吻上对方的双唇。太安静了,这样的夜晚,除了幸福甜蜜的呼吸和心跳声,什么都听不到。有人说幸福就像泡沫,太易破碎,也太易制造梦幻。可是,正身处其中的人,又怎管得了这么多。易碎也好,虚幻也罢。彼此拥有这一刻,比什么都重要。那一晚,你停留在我心间的温暖,足以让我铭记一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