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六章· 。后来。【艾尔撒】

红。黄。蓝

第六章 。后来。【艾尔撒】

年轻时候碰到过一个老人家,坐在自己家门前的躺椅上,慢慢地扇动着手中的蒲扇,眼神深远仿佛找不着焦点:“艾尔撒,你要相信,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那时的艾尔撒当然不太接受这么宿命论的说法,只是坚定地说:“我的路,到底还是我自己走出来的!”老人摇摇头,但又好似料到了艾尔撒会这么说,继续语重心长道:“你必须先接受了你的宿命,才能做出选择。我这么说你会明白么?艾尔撒。”“我现在或许多少明白了一点……”如今30岁的艾尔撒,坐在柜台上,看点店里的人来人往,自顾自地说道。有些人注定好了,一定会成为你生命里的主角,不随时间奔走,只会留下愈来愈深的烙印。艾尔撒不是没有去监狱里探望过杰拉尔,特别是杰拉尔刚进去那两年,经常是三天两头地走到了监狱门口。彳亍着,徘徊着,走走停停,心里满当当的都是他。有时也会想,如果不是被关在监狱那该有多好,可以远远地看到他的身影,而不是隔着一堵高墙铁网,摸不着,看不透。最后一次看到杰拉尔,是自己终于下定决心,要走向自己的未来——一个等着他回到自己身边的未来。所以鼓起勇气走进监狱去探望他。化了一点淡妆,因为自己不太擅长,还特意去发廊里找了专业师傅帮她化。中间还不停地跟化妆师说:“淡一点,自然一点就好。他喜欢……”化妆师跟她打趣道:“小姐是要去见男朋友吗?”男朋友?从小到大艾尔撒和杰拉尔都不曾真正确立过情侣关系,却似乎早有一种超越了爱情的情感将两人牵绊在一起。或许那也是另一种更为深切的爱情吧。“嗯,是的。所以要化漂亮点哦。”在探访室里等杰拉尔的时候,艾尔撒有种说不出的紧张,全身上下都僵硬起来,不知该用那种姿态来迎接他才好。就着此时,对面的铁门开启,杰拉尔出现在门口。那时,她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看过他。杰拉尔黑了些许,比起以前清瘦了不少,看到艾尔撒后,眼神中透露出惊讶与喜悦,却又为了掩饰自己的内心情感,将这份惊喜收容起来。他看着对面的艾尔撒,正值青春年华,一身红色的小洋装,成熟又不失少女的神韵,美丽大方。然而他不知,现在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的自己,会是什么模样。“艾尔撒,你不该再来的。”“我知道你会这么说。”“那你还……”“杰拉尔,我今天漂亮吗?”艾尔撒不想再从杰拉尔嘴里听到泄气的话语,虽然她心里也十分没底。“漂,漂亮。”杰拉尔看着对面还十分紧张忸怩的艾尔撒,自己也顿时失神起来。“所以……”艾尔撒深吸一口气,“十三年以后,把这个漂亮的我娶回去吧!”面对突如其来的表白,杰拉尔怔住许久,然后低下头:“不行,我不能再让你等了。”语气中充满悲伤与不忍。杰拉尔的答案虽在艾尔撒的意料之中,却还是刺痛了她的心。有些时候,她宁愿自己不要这么清醒,只像少年时候不顾一切的追寻他的步伐便罢。她也曾踌躇了很久,是该珍惜自己往后的人生,做一个平凡幸福的女人,还是继续一往无前地等待着眼前这个人——自己一生挚爱的人。“我希望你幸福,艾尔撒。”“不行啊……”眼泪不听话地涌出眼眶,语气却是出乎意料的坚定,“没有你,不行啊。”算起来十一年过去了,艾尔撒也不太明白自己是怎么度过的这十一年。时间太长,长到她忘了自己是在等着什么,只是当成一种习以为常,度过一年又一年。艾尔撒伏到柜台上,无意识地翻动着手边的账本,心里想着那一句“等我回来”。时隔十一年的答案,她等到了,心中便是满满的“足以”二字。她相信了他是她的命中注定,无论分隔多远,她都毫无保留地相信着。哪怕是杰拉尔在自己十岁那年消失的那个清晨,艾尔撒迷惘地摸着自己口袋里厚厚的一叠钱,第一次早晨醒来,看不到杰拉尔关切的目光。诊所里除了她和少数的几个医生病人,再也看不到那个有着蓝色短发的少年。她的主治医生走过来,眼神中写满同情:“小姑娘,你的病好了,出去走走吧。”“杰拉尔,再也不回来了么?”艾尔撒猛地觉得心里空了一块,似乎昨晚在梦里,杰拉尔跟她道过别,想到这里,胸口顿时痛得厉害,“他去了哪里?”“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他去了哪里?!”她捂住自己疼痛的胸口,大声吼向无辜的医生:“他不是说去去就回吗?!”医生被她吓得不知作何答复,这时,出现一位身材矮小的白发老人,似乎也是诊所里的病人。他缓缓地走向艾尔撒的床边,温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水,笑着说:“和同伴走散了吗?虽然有点晚了,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庆祝新年?”“爷爷你是?”“啊,对了,我叫马克洛夫。”在此之前,艾尔撒的生命中极少有人对她伸出迎接的双手。第一次是她那红发的母亲蹲在门口迎接着第一次学走路的她,第二次是杰拉尔张开双臂紧抱住在寒冷中瑟瑟发抖的她。面对这第三个拥抱,艾尔撒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惧感——恐惧她会再一次失去。可是,无法拒绝吧,那样温柔的姿态,好似迎接她走向新的生命。“走吧,小姑娘,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家。”这该是多么的久违,又有人对她提到“家”。艾尔撒跟着马克洛夫走到“妖精的尾巴”门下,原来这是一家很大的孤儿收容所。在组织里多年的压抑生活让她形成了很强的警觉性,她不动声色地走在马克洛夫身后,环绕观察四周的建筑与环境。尽管,直觉告诉她,这位老人应该并无恶意,但是该有的防人之心艾尔撒从未丢过。马克洛夫似乎是看出了艾尔撒的机警,摸了摸她的头,不做多说。走到马克洛夫口中的礼堂门口,还未走进去,就有好几个小孩冲出来拥着他说:“爷爷,你身体好了没有?”“呵呵,爷爷没事。还给你们带了新朋友哟。”马克洛夫转身看着艾尔撒,笑容中还有几分得意之色,“她叫艾尔撒。”“大,大家好……”此时艾尔撒却是手足无措的,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孩子们脸上如此天真的笑容。完全不似组织里的孩子,他们的笑得灿烂,笑得充满希望——他们有着艾尔撒和杰拉尔梦寐以求的笑容。甚至让她好是妒忌。“艾尔撒吗?哇!你的头发好漂亮呀!”“艾尔撒姐姐,你穿这么少不冷吗?”“对呀,快进来吧。”还未反应过来,艾尔撒便被他们拥进了礼堂。礼堂里的灯光让她觉得有些刺眼,应该说这里的一切都让她觉得十分刺眼。就像刚从黑屋子里走到阳光底下,让人忍不住皱起眉头眯上眼睛,却依旧不肯放弃去迎接着光亮的世界。那一个下午,当时的艾尔撒理解为或许是神赐的礼物,没有老板的打骂,没有路人的蔑视,没有违心的偷盗,没有孩子黯淡无光的眼神……她们唱歌,跳舞,做游戏,肆无忌惮地欢笑。“可是,我多想让你也看看……”“吉姆,你看过最美好的画面是什么?”今天的劳作任务很重,一天下来杰拉尔和吉姆累得趴在床上,喘了好一会气。莫名地,杰拉尔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应该是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吧。”吉姆翻个身,看了杰拉尔一眼。杰拉尔似是听到了“英雄所见略同”的回答,“呵呵”地干笑两声,接着说:“是啊,美得让人嫉妒。”其实,当年不放心艾尔撒的杰拉尔,离开以后还默默地跟踪了她一天。看到艾尔撒大声哭喊着询问他的去处,他的内心更不好受,有多少次差点冲出去抱住她,告诉她自己还在。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压抑自己的情感,是那么的艰难,仿佛只要有一个缺口,就会彻底决堤,把他冲回到她的身边。见到马克洛夫将艾尔撒带到“妖精的尾巴”,他心里又好受了很多。不过他也不太放心,马克洛夫是不是一个可信的人,便一直跟着他们走到礼堂附近。在接下来的那一刻,他亲眼看着艾尔撒走进被装点得像个天堂的礼堂,跟着一群孩子,从不安到接受,再到他终于又看到了天真的笑容重新爬到艾尔撒脸上,美丽如同天使。他突然觉得为了这个笑容,一切都是值得的。正当他打算离开时,马克洛夫居然察觉到了他的存在,不知不觉地走到他身后,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马克洛夫看着他说:“你就是杰拉尔吗?为什么要离开?”“爷爷,谢谢你收养了艾尔撒。如果你早一点出现该有多好。”杰拉尔看着眼前慈祥善良的老人,勉强地扯出一丝笑容,“呵,不过这样也够了。”说完,杰拉尔转身继续自己离开的步伐。看着逐渐远去的杰拉尔,马克洛夫喊道:“你还会回来吗?”杰拉尔并没有因为这个提问停下自己的脚步,他回答的声音也小到只有自己才能听到。又或者,他也只打算对自己说。“如果我有这个命的话……”如果我说,我活着只为与你相遇。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