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四章· 。默契。【朱比亚】

红。黄。蓝

第四章 。默契。【朱比亚】

曾经看过一部影片,男主角问女主角:“你怎么确定你爱过?”女主角看着他,动情地说:“当我发现,自己只要想起你,就像得到全世界一样满足的时候。”朱比亚站在厨房工作台前,手中的玻璃杯已经被她擦得发出了“呲呲”地反抗声,而她也完全没有察觉,继续面带笑容地重复手上的动作。难怪艾尔撒明显觉得自己这几天似乎比以前忙了不少,现在看着眼前这一个堕入爱河的少女,算是完全明白了。她笑着摇摇头,对朱比亚说:“你再不把你的魂儿招回来,本老板要扣你工资了哟!”她这一句话倒是马上让朱比亚的灵魂暂时回归了本体,朱比亚看到被自己擦得锃亮的玻璃杯,和艾尔撒满是笑意的眼神,立马慌张起来:“对,对不起!艾尔撒姐……”“呵呵,行了行了。收拾完厨房,你就下班吧。”朱比亚收到命令,马上放下玻璃杯,赶紧去找抹布收拾工作台。跑动起来的时候,后脚跟不小心蹭到桌脚,让她不禁皱起眉头——撞到伤口了,疼得甚是厉害。她蹲下伤口去看脚上的伤,创口贴都被她蹭了下来。朱比亚把创口贴拿起来放入手心,盯了一会,布满红晕的笑容又一次浮到脸上……那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朱比亚抱着包包走在格雷旁边,确切地说应该是在格雷的右后方细细地跟着他的脚步。两人从奶茶店出来后,又走了很长的一节路,对话很少,气氛却十分自然。朱比亚看着自己与格雷的影子时而相接时而重叠,不由得在心里打起了幸福的节拍。其实,她的右脚后跟已经被新凉鞋磨破了皮,每走一步,伤口就隐隐作痛。只是朱比亚比谁都不想破坏她和格雷此时的气氛,她静静地忍下疼痛,继续沉浸在和格雷的相伴而行之中。路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格雷突然停下脚步,叫朱比亚等他一会儿,就转身跑进了便利店。朱比亚站在门外看着格雷的身影,又一次犯起了花痴:“跑步的样子都这么好看……”没过多久,格雷再次出现在朱比亚的视野,只是手中多了一个小方盒子。他把盒子递到朱比亚手上,说:“赶紧贴上去吧,好像都磨出血来了。”朱比亚打开盒子,里面果然是几片创口贴,他竟然都注意到了?!惊喜和感动让朱比亚愣了良久,下一秒紧张得手足无措起来。看着眼前这个手忙脚乱的女生,一个忽然想要宠溺她的念头涌上格雷的心头,他掩饰住自己即将扬起的微笑,装作严肃的样子对她说:“鞋子好看是一方面,合脚才是最重要的呀!扶住我的肩膀。”说完,夺走朱比亚手中的创口贴,蹲下来,小心翼翼地脱下她的凉鞋。她的右脚跟上已经掉下了不小的一块皮,想必十分疼痛。格雷皱起眉头,心想:真是个爱逞强的女孩!格雷的手指有丝微量,触摸到朱比亚肌肤的时候,她不禁觉得内心一颤,觉得自己仿若受到了世间最大的宠爱。“谢谢……谢谢。”“以后注意点就好了。我们回去吧。”格雷贴好后,站起身接着向前行走。她猛地红着脸抬头看向左边这个男生棱角分明的下巴,逆着阳光,仿佛发出了好看到让人心醉的颜色。他对她说了,我们。“格雷你这个臭小子,每天在忙什么呀?球都不来打。”电话那头,是纳兹气急败坏的语气。格雷坐在工作室里,一边拿着T型尺在对开的白纸上比比划划,一边用下巴抵着手机,心不在焉地说:“最近我很忙诶,你自己去打啦!”“你要我一时半会儿去哪里找人啊?你丫的要我们四个人跟人家机电院打比赛吗?”“那我真的没空嘛!不管啦不管啦,我先挂了——”格雷赶紧拿起手机按下挂机键,把好基友纳兹和他那聒噪的声音赶到了九霄云外。看着图纸上横横竖竖的线条,格雷有些心烦意乱,至今为止的几个设计方案他都很不满意。“该死的!”格雷把铅笔和T型尺扔到一边,重重地坐到椅子上,正打算拿起手边的咖啡喝上两口,才发现杯里空空如也——这杯咖啡早让他喝完了。他只好再次起身,走到茶水间又冲了一杯咖啡。今天喝了几杯?他当然没有去算过,他只是希望咖啡的苦涩能刺激下他现在迟钝的神经,快点想出像样的方案来。——“喝多了速溶咖啡,会变笨哟!”脑海中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格雷知道,这句话的确来自一个久远的时空,远到来自一个偏远的北方小镇,久到来自好几年前。出自一个叫做乌鲁的女人之口,乌鲁——他的养母加师傅,更多的人给她的头衔是“自然派建筑设计大师”。那个留着短发,跟男人一样甚至比男人还要强悍的女人——这是格雷给她的,自以为最中肯的评价。格雷叹一口气,放下还没喝完的咖啡。看向窗外,夜幕已经开始降临,他才想起他这两天好像只睡了两个小时。回到工作室里,看到满满一桌的图纸,还有不少散落到地面上,房间里也确实乱得过分了点。——“建筑设计师的能耐不是画一屋子草稿方案,是要你把一屋子方案整理成一个能住人的房子。”又来了,又来了。每次他把工作室弄得乱成一团糟的时候,乌鲁就会这么训他,然后逼着他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此时格雷无奈地笑了笑,弯腰捡起地上的图纸,找出被他埋到了一个小角落的笤帚开始打扫卫生。当他再次看向窗外时,夜色已经笼罩大地,夜空深蓝且清澈。蓝?突然一个披着蓝色头发的清秀脸庞映入脑海中。“我怎么会突然想起她呢?奇怪……”格雷不解地摇摇头,目光依旧停留在夜空上,“也不知道她的脚好点了没。”格雷发了好一阵呆,想着今晚是无论如何也画不进去了,干脆出去走走吧。——“快入秋了,记得穿外套。”格雷快走到门口时,脑中又传来这么一句话,他只好回到工作室里拿出一件外套披在身上。“真是啰里吧嗦的女人!”今晚的确有点凉意,格雷将外套的拉链拉起来,把手塞到口袋里。学校操场那里过于吵闹,格雷刻意绕道走在平时不常去的林荫道上。路边的树木在路灯的照耀下,形成纵横交错的倒映,还真有那么一点诗意。格雷一边欣赏着路边的风景,一边在内心取笑自己又不是作家什么的,搞得这么文艺作甚?没走多远,格雷发现自己好像听到了快门的声音,可是环绕周围,一个拿相机的人都没有。脑海中,蓝色身影再次浮现:“一个女孩子家的,不会这么晚还出来拍照吧?”格雷自言自语道。可是走到一棵树下,他的推论被瞬间推翻。只见大树上的朱比亚跨坐在一根粗壮的分枝上,举着黑色相机认真地对焦。看来他真是低估了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他见朱比亚一脸认真,也不好打扰,但是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也爬上了那棵树,坐在她身后的枝干上。朱比亚真是入了心在摄影,居然一直没有注意到格雷的举动。“哇,原来我们的土木楼晚上拍出来这么漂亮!”绝对是毫无恶意地,发自内心地感叹。“啊——格雷,你怎么在这里?!”可朱比亚真是被他吓出了七魂六魄,一个不小心差点滑下了树。格雷赶紧伸手抓住她,把她扯回到自己面前:“我有这么吓人吗?”“不、不是啦……”眼前的女生依旧一副惊慌失魄的样子,看来真是被格雷吓得不轻,“就是没想到你、你会出现。”格雷拿起朱比亚胸前的相机,不得不佩服她的摄影功底不浅,特别是拍摄建筑物。像土木楼这么设计平平的建筑,她也能拍出味道来,实属不易。“这么晚出来拍照,还爬到树上,你不害怕吗?”“快、快交作业了,所以……”朱比亚正要解释,忽然看到格雷打算翻到下一张照片,她立马从他手里夺过相机,紧张兮兮地藏到包里,“不好意思,这个、这个……怕是不能给你看……”格雷的确对她这一贸贸然的举动感到万分好奇,但是出于礼貌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看着朱比亚紧张到发白的脸庞,想到自己这么突然地冒出来吓她,确实不应该。为表歉意,他伸手抚摸一下朱比亚的头发,温柔地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回到家中,朱比亚一下子觉得全身发软,瘫坐在门前。长时间的心跳加速可不是一个正常人可以适应的。虽然可以被格雷送回来是再美好不过的事情,可是,今晚差一点就被他看到了——这个相机里,除了格雷看到的土木楼全景(那也是她见格雷离开工作室,心血来潮拍的),其它全部都是格雷的偷拍照。她会躲在树上,只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如果格雷看到那些照片,会有什么后果,她想都不敢想。看来以后还要更加小心一点为妙。朱比亚扶着门旁的鞋柜,吃力地站起来,走到电脑前。打开邮箱一看,她不禁高兴得大叫出来——终于看到了她日思夜想的邮件:“朱比亚同学,听说你最近每天都去我的办公室找我。在这里,老师向你道歉,实在是太忙,抽不开身。你发的邮件,我今天才看到。格雷的设计的确很出色,谢谢你为老师举荐了一位这么出色的人才!”只要想着你,我就得到了全世界。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