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四章· 。默契。【艾尔撒】

红。黄。蓝

第四章 。默契。【艾尔撒】

许久走的那一天,艾尔撒将她送到机场。这十年来,她几乎从没来过机场和火车站这一类象征着奔走离别的地方。她很少离开L城,如果要散心,她顶多坐大巴去附近的郊区。许久看出了艾尔撒对机场的生疏,特意在关检口前多停留了一会儿。她比艾尔撒小两岁,是个在常人看来十分离经叛道的家伙,可是对艾尔撒这个姐姐却时常爱护有加。在临走前,她忽然伸手抚摸艾尔撒的鬓角,淡淡地说:“艾尔撒,总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老到记不起很多事……”“我知道,小久。但是,不会忘记的那些,到躺进棺材的最后一刻,也不会忘记。”艾尔撒覆上许久的手,看着她温柔地说。“我不反对你这段过于漫长的等待。艾尔撒,我知道杰拉尔已经刻入你的生命,你也无从选择。”许久到底还是这个世上最了解艾尔撒的女子,如果没有她,艾尔撒的生活可能会孤寂很多。然而可以留住许久的人却是那么的少,她就像没有脚的小鸟,停留太久只会夺去她的生命。“谢谢你这么理解我。想回来了,就回来吧。小久……”艾尔撒觉得自己此刻是有些想落泪的。然而她已经太久没有哭过,只能任凭内心翻腾,却突然记不起流泪的方式。她总是像现在这样送走一个又一个人的人,而让自己等在原地,开一家叫做“归程”的咖啡店。等待着有一天,她看到的不再是逐渐远去的背影,而是不断向她靠近的,微笑着的脸庞。背影?她太习惯了,看着他的背影。他们约好逃离组织的那一天,正好在杰拉尔的计划之内,是两人一起上街偷盗的日子。深冬已经来临,天色就像睡不醒的眼眸一般,极其阴沉。约莫是大雪即将来临的日子,所以天气相当寒冷。不过这样的严寒,还在他们两人的忍耐范围内。只是那一年似乎异于往常的寒冷,杰拉尔紧紧地拉着艾尔撒的手,小声跟她说:“我们只能带一点点重要的东西在身上。你挑一些重要的东西带走吧。”艾尔撒把一点以前积攒下来的钱和杰拉尔送他的日记本藏在身上,才猛地发现除此之外,她再没有任何“重要”的东西。她把日记本放在胸口的衣服里层,笑着对杰拉尔说:“这些就够了,我们走吧。”准备好后,正好老板开始催他们出门。他们相视而笑,走入寒风中。果然,出门没多久,天空开始下起鹅毛大雪。但可能是因为周末的关系,街上的行人还是一如往常的多。杰拉尔偷偷转头看了一下后面监视他们的老板,然后对艾尔撒说:“我们先正常行动。等到了中午,监视的人开始倦怠的时候,我们就按计划逃跑。”艾尔撒与他靠近了一些,点头表示明白。杰拉尔的机智聪明从小开始就一直让各位老板头疼,生怕他有一天会对组织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所以每次出任务,老板会对他看管得比一般人严谨。不过这次杰拉尔也下了不少功夫,果然到了中午时分,街上的人流量达到一天的高潮,监视他们的老板也明显看着不那么机警了。就在这时,一座商场前面有人搭起舞台开始做促销表演,大量人群聚集到此。杰拉尔对艾尔撒使了个眼色,两人便对老板装出要趁人多前去偷盗的样子,走到了人群之中。拥挤的人潮正好挡住了他们的身影。杰拉尔见时机成熟,对艾尔撒说:“我们先偷偷地从舞台下面穿过去,到了商场后门,有我做好的记号,然后我们再见机行事。”“好!”艾尔撒为了不让自己与杰拉尔被人群挤散,紧紧地抱住了他的手臂。人群的吵闹声,音响嘈杂的音乐声几乎快压破了他们的耳膜。可艾尔撒却觉得此刻内心十分安静,急速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她知道他们这次一定可以逃出组织的魔掌,可等待他们的未来会是什么?谁也不能保证。他们顺利的到达商场后门,杰拉尔接着对她说:“老板看我们太久没有回来,肯定会意识到我们已经逃跑。说不定会叫人全城搜索,所以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按兵不动。”“那我们躲到什么地方去?”“放心,跟我来。”杰拉尔牵着艾尔撒走到停车场,小心翼翼地跑到一个大货车后面:“我注意过这家商场,他们每天晚上七点会开车去郊外的批发市场,然后在凌晨进货回来。我在这辆车上做了点手脚,现在可以躲进去了。”艾尔撒听完,在杰拉尔的帮助下,利索地爬上火车,杰拉尔探完风后,也爬了进去。车厢里空气十分污浊,还好他俩都习惯了这样的气氛,并未觉得不适,这还要得益于老板们平时对他们关黑屋的处罚。只是艾尔撒还是有点担心:“要是他们开车厢看到了我们怎么办?”“放心,他们一般不会在进货前检查车厢。我们在此之前跳下车就好了。”杰拉尔将她抱紧,零下好几度的天气下,车厢里的寒气着实咄咄逼人。他们穿的衣物甚少,不过两人也可以就这样,相互依偎,度过了漫长的几个小时。不知在这样封闭的环境里呆了多久,两人都快要昏昏欲睡的时候,货车终于开始发动。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他们都越来越激动,这次能不能逃脱成功就看这一举了。杰拉尔将手放在艾尔撒嘴上,现在他们都一定要屏住呼吸,绝对不能被任何人发现。货车运行了大约两个小时后,车速似乎有减慢的迹象。杰拉尔隔着封望向外面,已是相当陌生的风景——他们终于逃出了那个罪恶的小镇!他兴奋地回头对艾尔撒说:“趁现在,艾尔撒!我们要跳下车去!”车厢里有很多干草,他们把外套脱下来,抓了很多放在衣服里,然后用衣服抱住头。趁着车子越开越慢,打开车厢纵身一跃。因为惯性的关系,两人滚出去好远。他们的手臂上都擦出了深深浅浅的伤口。“艾尔撒!你没事吧?”杰拉尔停下来后,立马站起来跑到艾尔撒身边。艾尔撒坚强地坐起来,她的额头擦出了不小的一块伤口,幸好并无大碍。“我们逃出来了吗?逃出来了吗?”艾尔撒看到周围并不熟悉的风景,激动地叫起来。“是!我们自由啦!艾尔撒!”到现在,艾尔撒还能清晰的记起他们当时兴奋的摸样。杰拉尔抓着她的手,快乐地奔跑起来,她从来没有见他笑得如此开心过,整个山头都能听到他们爽朗的笑声。哪怕路上行人都对他们投出异样的目光,他们也毫不在乎。他们大声地喊着:“我们自由了!我们自由了!”可是,有谁知道自由是什么?为何能感觉到的自由,那么短暂?艾尔撒一直不能释怀,为什么他们的自由那般短暂。特别是杰拉尔,他仿佛就是一只不断追寻自由的笼中之鸟,甚至只为追寻自由而生,却总是停留在追寻的状态下,不断从一个笼子飞到另一个笼子里——这样短暂的“自由”。除了她,还有没有人心痛过她的杰拉尔?她曾期望着,在她不在他身边的日子里,哪怕有一个这样的人都好……那天晚上,他们在一个小村庄里,落下了脚。伤口和长途的步行,让他们的身体像灌了铅一般沉重。在组织里长期的艰苦生活,让他们无法轻易相信任何人。哪怕到了夜晚,天气越发寒冷,两人身上单薄的衣服已经不能抗住这样的寒冷。他们全身已经冻到麻木,几乎是拖着铁一样沉重的身躯找到了一个堆杂物的小房间。他们像看到救命草一样,迅速地躲进去。杰拉尔将杂物堵在门口,挡住了一些寒风,可里面还是极其寒冷。“艾尔撒,我们抱紧一点,熬过今晚就好。明早我就带你去找吃的。”杰拉尔抱住她,两人蜷缩在一起。只是对方的体温都十分的冰冷,衣服里的雪融化以后,弄得全身又湿又冷。他们将外套脱下来,盖在自己身上,然后用力地抱住对方。艾尔撒第一次跟杰拉尔靠得这么近,他的呼吸,他的心跳,几乎比她自己的还要真实。杰拉尔不断地把她拉向自己怀里,为她挡住风霜,为她带来哪怕只有一丝丝的温暖。“我们会撑过去的……”太久的跋涉,杰拉尔发现自己的力气都有些耗竭了,更别提此时窝在自己怀里气息微弱的艾尔撒,“不要睡,艾尔撒。我们聊天好不好?”“嗯……那,我们聊聊,以后我们要怎么办?”虚弱的艾尔撒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定不能睡着,哪怕她已经连抬起嘴皮都十分费力,她也不能再让杰拉尔担心。“我们以后呢,去找份正当的工作。晚上去上夜校好不好?”“好呀,长大以后,我们要开一家店,你说取什么店名好呢?”……从前有两只小白鼠,他们相互依偎,度过了一生——杰拉尔,你看,这是多么美好的故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