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二章· 。初生。【艾尔撒】

红。黄。蓝

第二章 。初生。【艾尔撒】

“从今晚7点至明天中午,8级台风‘海棠’将登陆我市附近。极有可能会带来长达三天的暴风雨,希望市民引起重视……”艾尔撒停下手中的活儿,顿了一会儿听这段广播。从早上开始,天气就一直很阴沉,十分闷热,仿佛是为了一场酣畅淋漓的爆发而蓄积的沉默。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大雨似乎马上就要倾盆而下,店里还有几位客人,艾尔撒想了想,脱下围裙走到卧室,看能不能找出几把伞借给他们。朱比亚好像也对这场即将到来的大雨很是反感,一整个下午都心事重重的样子。艾尔撒把伞放到她手上,吩咐她把伞借给客人以后就可以下班了。终于在不到六点的时候,瓢泼大雨倾泻而下,看着朱比亚吃力地举着伞奔驰在暴风雨中的模样,艾尔撒轻叹一口气。总是有太多东西不是我们可以去控制的,比如烈日,比如台风,又比如出生……她闭上眼睛,倾听雨水敲击玻璃的声音,飓风如同一头刚逃出牢笼的猛兽,肆意呼啸。“好像,我就是在这样的日子出生的呢……”大部分人对自己六岁以前的记忆都十分模糊,艾尔撒也是如此,唯一能够记住的便是在这样暴风雨来临的日子,她降临在了这个世界上。木结构的房屋在大风的肆意侵扰下,几乎摇摇欲坠。屋内泛黄的白炽灯左右摇摆,照出来所有家具的影子也在跟随摇摆,所谓动荡不安便是如此吧。母亲亲吻自己的额头,脸上满是慈爱的笑容,仿佛这一切的暴风雨跟她没有一点关系。如今,艾尔撒已经不能记住母亲的模样,但总有一个场面印刻在她脑中,不论多少年过去,都清晰的记得。母亲将她抱在怀中,绯红色的长发耷拉到刚出生的艾尔撒的脸上,小小的她伸手去抓母亲的红发,因为它看上去如此温暖、安宁……在暴风雨中降临的艾尔撒,感受到的不是动荡,不是飓风呼啸、亦不是电闪雷鸣,是那一抹母亲如火炬般温暖又充满希望的红色。想到这里,她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跟母亲当时的一模一样,是如同夕阳一般,不刺眼却十分温暖人心的绯红色。艾尔撒相当爱惜母亲送与她的这一礼物,除了生命,这恐怕是她留给她唯一的礼物了。暴风雨使得天黑得很快,才七点,就已进入夜晚。艾尔撒坐在柜台上想,这几天客人应该会很少,出门也很困难,日子不知道如何打发。正在这时,她居然听到了有人进门的铃铛声?!她立马站起来,探出身子向外望,看到一个留着黑色中发,年纪似乎跟艾尔撒一般大的女人走进屋中。因为暴风雨的关系,她全身几乎都湿透了,在这样的天气,雨伞还真是一点作用都发挥不了。“小久!你怎么来了?”艾尔撒马上就认出了她,眼前这个女人是她多年未见的发小兼故友——许久。“好不容易来一趟Z市,想着要过来看看你,结果半路上碰上了暴风雨……”许久有些狼狈地拧了拧衣服上的水,无奈地对着艾尔撒微笑。艾尔撒赶紧让许久进入屋里,准备衣服让她洗了个澡。居然会在这样的日子里,迎接到这么个故友,她觉得很是开心。许久洗完澡走出来时,艾尔撒已经为她准备了好些吃的。“艾尔撒,这么多年没见,厨艺大增嘛。”许久吃了一口通心粉,露出满意的笑容。“你呀,明知道今天会下暴雨,还跑过来干什么?”艾尔撒虽然嘴上严肃,心里的那股开心劲儿还是溢于言表的。“哇!久违了的艾尔撒式训人呢,呵呵……”许久故意调侃艾尔撒一番,接着从包里拿出一个深黄色的牛皮本递给她,“其实,我是迫不及待想把这个给你。”艾尔撒第一眼看到这个本子就觉得很是眼熟,翻开第一页,吃惊地几乎快喊出来:“这本日记怎么会被你找到的?”“呵呵,至于是怎么找到的,我以后再告诉你。先翻开看看吧。”艾尔撒的反应显然在许久的意料之中,“那一些被尘封的往事……”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已经30岁的艾尔撒翻动自己儿时的日记竟感觉十分忐忑,翻动日记的手开始激动地抖起来。“1990年6月7日,雨。今天又被老板打了……”她一字一句地念下来,脑中的记忆立马映入眼前。那一年她才8岁,和许多来历不明的孩子一起被人贩子卖到一个逼迫儿童犯罪挣钱的组织里。除了出生那一天,艾尔撒所有的童年记忆都从这个犯罪组织中展开。彼时她在这个组织里已经被压榨了一年了。刚开始看她年纪小,只是让她沿街乞讨,后来渐渐地训练她偷街上行人的皮夹,便是从那时起,她认识了跟她一起被训练的男孩——杰拉尔。看上去他呆在这里的日子不比她短多少,甚至还要长。跟他们一起来的孩子大部分已经似乎接受命运的摆布,对大人们唯唯诺诺,早已不明是非。而杰拉尔眼中却总是充满的神采,不论老板怎么打他,这样坚定的眼神竟然从未消失过一瞬。1990年6月7号是他们第一次正式上街偷东西的日子,尽管接受了很严格的训练,艾尔撒还是很紧张,她紧紧地抓住杰拉尔的手,希望可以让自己镇定下来。杰拉尔回头对她说:“艾尔撒,不怕。我去偷东西,你帮我掩护,偷完我们就跑。一下子就过去了。”艾尔撒看着他清澈坚定的明眸,点了点头。没过多久,他们盯上一个目标,是一个17、8岁的女生,背着黑色的大书包。艾尔撒和杰拉尔看了她很久,似乎还蛮有钱的样子,而且钱包就扔在了书包里。观察了一段时间,最后两人相视点头,开始行动。先是艾尔撒跑上去向女生乞讨,开始女生对她很是反感,敕令她走开,已经乞讨了一年的艾尔撒对这一切早习以为常,依旧抓着女生不放。女生被艾尔撒缠得受不了了,正打算从口袋里掏出点零钱打发她走,杰拉尔已经装成路人趁着她俩纠缠的时候偷走了女生书包里的皮夹。得手后,杰拉尔对艾尔撒使了个眼色,两人马上跑走了。女生果然很有钱,他们高兴地捧着皮夹想跑到老板那里交给他,这样子今晚他们几个人也许能吃好点。小小的杰拉尔和艾尔撒天真地这么想着。没过多久,两人在不远处又一次看到少女,他们赶紧躲起来。才发现少女在很着急地寻找东西,想必就是被他们偷走的皮夹了。他们看到少女神情极其慌张,眼泪都流出来了,到处找人问有没有看到她的皮夹。这让艾尔撒有些不忍,翻开皮夹,里面还有几张卡,这也是年幼的艾尔撒所不认识的。就在这时,杰拉尔拿出了其中的一张卡,说:“难道今天是高考的日子吗?”“高考?”“嗯,就是衡定是否能进入大学,对学生相当重要的考试。这张应该是准考证。”杰拉尔拿着卡又看了看,想着八九不离十,这个肯定是就准考证了。“那我们赶紧去还给她吧。”年幼的艾尔撒虽然不经世事,但善良似乎就是她的本性,到底她不希望自己伤害到某人,更别说影响一个人一生的前途。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把皮夹里的钱拿出来,把皮夹和里面的准考证还给女生。杰拉尔拿着皮夹悄悄地走到女生身后,打算把它放在女生看得到的地方就马上离开。没想到女生突然转身,认出了杰拉尔,立马大喊起来:“就是你,就是你拿了我的皮夹!你这个小偷!”杰拉尔扔了皮夹赶紧拔腿就跑,身后有几个人在女生的呼声下也追了上来。艾尔撒见被发现了,也跑了起来。不知跑了多久,两人凭着自己的训练,竟也甩开了追来的人。只是出了差点被抓到这么大的问题,他们想着今晚估计又不好受了。“不过钱还在,老板应该不会太怪我们吧?”杰拉尔牵着艾尔撒,举起手中的钱,安慰她道。可是结果是,两人毕竟只是天真的孩子,老板收了钱,该打的还是打了,最后甚至还把他们关进小屋子里,不给进食。虽说类似的经验他们都有过,可艾尔撒还是觉得很惭愧:“杰拉尔……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话……”被打得最惨的杰拉尔,勉强睁开眼睛,伸手抚摸她绯红的长发,笑着说:“好美的颜色,艾尔撒……就像照进黑暗的第一束光。”什么是希望?你说,就是产生于动荡与黑暗之中,却依旧保持鲜活的生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