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黄。蓝· 第一章· 。如今。【朱比亚】

红。黄。蓝

第一章 。如今。【朱比亚】

贫穷与寂寞,哪一个更可怕?在16岁以前,朱比亚都会选择贫穷。可是,直到那一个夜晚,她抱着逐渐冰冷的尸体,哭到不能自已的时候,她才知道,寂寞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下班回家的朱比亚,没有做过多的休息就又坐在了电脑面前处理起前几天拍的照片。这是她一个星期后要交给老师的作业,朱比亚做得十分认真。直到处理到一场篮球赛的照片,她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很久,目光停留在一个墨黑色头发的青年身上。虽然当时她拍的时候想着这是作业,不能把过多的镜头投放在这个男生身上,可是在这张照片里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把他放到了视觉中心的位置。他是一个叫做格雷的男生,处在朱比亚大部分照片的中心位置上,更处在她全部生活的中心位置上。直到盯电脑屏幕盯得眼睛有些酸胀,朱比亚才发现已经快凌晨1点了。她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关上电脑,准备起身去洗漱,然后上床睡觉。如果可以,朱比亚希望自己可以不用休息。用工作、学业和格雷把她的生活填补完整就够了,因为休息的时候她的大脑闲下来就会立马注意到——她是一个人,孤单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朱比亚的头发是蓝色的,像极了大海的颜色,她自己也很喜欢穿这种蓝色的衣服。上午八点的时候,她准时地等在了课堂上,跟她上同一门课的同学,打铃了才陆陆续续慢悠悠地走进教室。可想而知,有着这样严肃性格的朱比亚在同学中间并不受欢迎,经常是长长的一排位子只有她一个人坐。蓝色代表着抑郁,是色相盘里最冷的颜色,大家不喜欢她是情有可原的,就像谁也不愿意自己与抑郁靠的太近一样。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任何原因可以打扰朱比亚听课,当然除了一个人。才上课没多久,靠走廊的窗户外面就飞奔过一个影子,只有那么几秒就跑过了他们的教室。可是就算只有几秒也足以让朱比亚看得很清楚,他今天肯定是又睡过头了,头发都没梳,只是随便用手抓了几下,衬衣最下面的扣子掉了似乎也没被他注意到,一直都是这么毛毛躁躁的大男孩。朱比亚对着格雷刚出现过的窗户,露出了她甜美清秀的笑容。当然,她会有这样的笑容,这是大多数人都不会知道的事。中午吃饭的时候,朱比亚习惯性地走向二楼的食堂,坐在最靠左边的位置上。没过多久有一群男生路过,那个有着墨黑色头发的格雷也在里面,看到朱比亚的时候,他会对她笑着点一下头当做打招呼。没错,她就是为了这一个只是点头的招呼,每天中午都等在这个位置上。那是他们一天中唯一的交集,哪怕这会提醒到她,她与格雷之间还只是这样的泛泛之交,甚至连泛泛之交都算不上。可她也绝不放过一次让他注意到自己的机会。星期四的下午,格雷会出现在土木楼11层的工作室里,这是朱比亚有一次被土木学院的老师请去帮忙拍摄建筑大楼模型的时候,发现的事情。因为这个工作室的窗户很大,朱比亚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格雷在里面拿着自动铅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的样子。那估计是格雷一天中最认真的时刻,轻轻地皱起眉头,每下一笔都要沉思良久,有时候会突然出现灵感,很是激动地在纸上画上好一阵子。每次看都这样的格雷,朱比亚都觉得自己心跳有些絮乱,缓上好一会儿才能平静下来。从此以后,她每个星期都会找各种理由来土木楼,大部分时候都是帮这里的老师拍摄大楼模型。今天,朱比亚就一个人在他对面的房间里拍模型,老师有点事情出去了。这里的模型大部分都是学院里精英分子的作品,她也很希望有一天可以拍到格雷的模型。正想到这里,似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到了门口,抬起头看,真的是格雷。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来找老师的,环视屋子一周后,他立马就注意到了不远处这个举着跟自己体型极不相称的单反相机的女生。“朱比亚?你就是被我们老师请来拍摄模型的学生?”“是……是啊。”朱比亚觉得自己脸颊有些发热,他们居然对上话了!“能让我看下吗?”格雷走进到她身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手中的相机。朱比亚在心里念上八百遍:“朱比亚!你要镇静呀!你要镇静呀!”一阵好是心理调整以后,她抬起手把相机屏幕调成相册模式,一张一张放给格雷看。“好厉害啊,朱比亚!难怪老师总是找你来拍!”格雷自然是不知道此时的朱比亚心里是有多么紧张、兴奋、激动,他更不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能让朱比亚高兴地差点叫出来。直到那个始作俑者离开房间的时候,朱比亚还没有从刚才的兴奋中缓过神来。“又跟格雷说上话了,他还夸了我……”她觉得自己开心到想哭的心情都有了。晚上在“归程”上班的时候,朱比亚的心情还是非常的好,甚至在打奶泡的时候,忍不住笑出来。“朱比亚,你再这样傻笑,奶泡会被你打飞哟。”艾尔撒站在她旁边,看到朱比亚极少露出的笑容,也甚是欣慰,虽说浪费了她一些咖啡豆和几杯牛奶。到底还只是一个孩子,艾尔撒笑着想。朱比亚看到自己手中被子里满满的一层奶泡,转头对着艾尔撒不好意思地笑:“对不起,艾尔撒,今天有点不在状态……”“行了行了,谁会有心去责怪一个心情大好的孩子。快点把这杯端出去吧,剩下的我来做。”艾尔撒满脸笑意地把她推出厨房。刚上完一桌的饮品,正打算回厨房的朱比亚见到有人急匆匆地推开了门帘,走进大厅张望了好一会儿。对上朱比亚诧异的目光后,对方有些焦急地问她:“请问你是这里的服务员吗?”“是啊,是要找人吗?”“对,我找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女孩,经常来你们家店,大概这么高。”对方边说边比划了一下。“啊,你说露西是吗?我今天似乎没有看到她的样子。”朱比亚看着眼前这个神色焦虑的男生,樱红色的头发,似乎在哪里见过。“嗯嗯,就是露西!她没来么……”男生脸上失望的眼神显而易见,“如果她来了,跟她说一声我在找她好吗?我叫纳兹。谢谢!”“好的,没关系。我会跟她说,如果她来的了话。”朱比亚寻思了好一阵,终于想起,他就是那个经常站在格雷旁边,总是跟格雷打打闹闹的男生。“格雷的朋友啊……”她对着纳兹离开的身影,默默念到。这次打烊的时候,艾尔撒给了朱比亚一些培根饼当做夜宵带回家。回家后,她拿着培根饼走到最里面的房间,打开灯,房内干净得几乎没有一丝有人生活过的气息。书桌上摆着一张很大的人像照片,里面是一个也有着海蓝色头发的少年,不到12岁的样子,咧开嘴巴笑得很甜。“埃里克,今天有培根饼吃哟。而且,姐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格雷跟姐姐说话啦,他还夸我相照的好呢……”今晚夜色很浓,城市之中依旧灯火通明。小小的房间里,白炽灯下,相框里少年的笑容依旧天真无邪,趴在桌上的女生终于进入了沉沉的熟睡之中。如果没有你,我的人生该有多么苍白无力,你知道么?

顶部